图片
自定模版
您好,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赶集网
广告位
全站搜索
文章详情
四川内江:前联合国维和部队军人父母被拆迁队打伤
鲲鹏社   作者:建武   2013-05-06 11:22:40    文字:【】【】【
      “我的爱人罗海当兵打仗、保家卫国,可如今他的父母、妻子因政府违法强拆而被打伤住院,凶手逍遥法外,伤情得不到鉴定。谁又来保护军人的家属呀?”军嫂陈孝丽的求助信发出了这样的反问。

     问起被打经过,年近六旬的罗会东躺在病床上激动的无法说话。同样被打伤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的老伴陈夕兰,提起此事泪水涟涟。儿媳陈孝丽,这位军嫂回忆起她和公公、婆婆在拆迁办的遭遇,以及公安的蛮横态度,亦是几度哽咽。

     军属被打事件发生在四川省内江市市中区朝阳镇,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发现,这起市中区政府作为征收人的土地征收,没有合法手续。

     因政府违法拆迁被打伤  公安拒开伤情委托鉴定书

     陈孝丽和公公婆婆一起住在市中区朝阳镇老街。今年他们所住的地方被政府划为拆迁征收范围,由于畜牧站把与他们有纠纷的房产授权同意朝阳镇拆迁征收办进行拆迁,并签订了拆迁协议。于是陈孝丽和公公罗会东、婆婆陈夕兰一起到拆迁办询问此事。

     婆婆被拆迁人员话语侮辱,公公无法忍受而上前理论,两人受到了拆迁人员的殴打,陈孝丽的手机也被拆迁人员故意摔坏。

      

                                    提起被打的事,婆婆陈夕兰和儿媳陈孝丽几度哽咽。

                    

                          罗会东的病历记录显示:腹部外伤、肠壁挫伤、腹壁软组织伤。

     “当天处警的朝阳镇派出所警员没有将打人者带到派出所。”而被打伤的公公和婆婆也是陈孝丽自己送到医院的。
    
     罗会东的病历记录显示:腹部外伤、肠壁挫伤、腹壁软组织伤。其老伴陈夕兰住院后,医院曾下达过“病重通知书”。
       
     事后陈孝丽在市中区公安分局录口供时,发现警员所做的笔录与自己所说的不符,“他们漏掉了在朝阳镇派出所发生的情况,我再三要求加上漏掉的口供,惹怒了公安‘我们管不了,你找纪委噻’”。
    
     虽然罗会东有明显的外伤,但是当地派出所坚称拆迁办没有动手打人。罗家人提供了他们与朝阳镇派出所交涉的录音,这份录音中,派出所长李永东不承认拆迁办人员动手打人,但是他承认发生了肢体摩擦。
    
     事后,罗家人要求当地派出所开具伤情委托鉴定书,尽管也有律师参与其中,但是截止记者采访时,已经过去多天,罗家人一直没有拿到按照法律规定应该给他们出具的这纸证明。
   
     违反公安部禁令 派出所长成拆迁组成员
    
     据朝阳镇镇长张义介绍,拆迁办是朝阳镇的临时机构,部分拆迁人员是雇用的。这也就是说,拆迁办事实上已是镇政府的组成部门,加上又是市中区的工程,派出所处理起来会有所顾忌也是人之常情。
    
     但事情并非派出所有所顾忌这么简单。罗家人在同派出所长李永东交涉时,李称自己也是拆迁办人员,这让罗家人感到吃惊:派出所长参与拆迁, 原来处理打人案件的公安和打人者是一伙的。
    
     为了弄清真相,罗家人找到张义求证,张否认李是拆迁办人员。他纠正道,“李所长是拆迁组成员。”罗家人觉得还是一回事。面对记者的再次求证,张义仍然表示,李是拆迁组成员。
    
     不过张义说,打人案件已经交到市中区公安分局处理,派出所已经不再插手。但是公安分局一位副局长否认了由分局处理此案的说法,“案件还在派出所处理,采访此事需通过局政工科。”
    
     而政工科一相关负责人,先是表示得等案件调查清楚才能出具伤情委托鉴定证明,后又称需要构成一定的伤害才能出据委托鉴定书。而根据相关规定,公安机关受理伤害案件后,应当在24小时内开具伤情鉴定委托书,告知被害人到指定的鉴定机构进行伤情鉴定。
    
     尽管罗家人一直告诉办案人员能指认打人者,甚至已经弄清动手打人者的姓名。但是办案人员似乎对行凶者格外关照,对此事一直讳莫如深。
    
     罗家人拿到伤情鉴定委托书为何如此之难,公安为何对此事谟如深?罗家人觉得这与派出所长参与拆迁有很大关系。与公安干警参与拆迁的事实不同,上述政工科负责人明确表示,拆迁是政府的事,公安不参与。

     市中区政府主导的违法拆迁

     对于此次拆迁征收的合法性,罗会东和陈夕兰向内江市市中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就房屋征收主体和房屋征收决定等问题提出信息公开申请。
    
     市中区人民政府办公室的政府信息公开回复书显示:此次房屋征收的主体为内江市市中区人民政府,实施单位为市中区朝阳镇人民政府。征收房屋的决定依据则是《内江市市中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公室关于开展朝阳镇老街棚户区改造房屋征收调查登记工作的通知》、《朝阳镇老街棚户区改造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征求意见稿)》。
   
     一个《房屋征收调查登记工作通知》加上一个《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征求意见稿)》就开始拆迁显然违法。市中区一二把手以及他们领导下的区政府不可能不知道这是违法行为。尽管2011年1月21日新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已经生效,中央新一届领导也再三强调要依法行政,但是当地政府以及主要领导显然没有打算遵守这些法律规定以及响应中央依法行政的精神。
    
     政府信息公开回复书中称,本次朝阳镇老街棚户区改造采用模拟征收方式,目前已签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摸拟补偿安置协议83户,还有12户未签订协议,待以上被征收人签订模拟补偿安置协议后,市中区人民政府将依法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并公告。这也表明,记者采访时,政府还没有做出房屋征收决定。
   
     对模拟拆迁,市中区法制办和房管局的解释是,这是虚拟拆迁,也就是大家坐下来商量,如果被征收人同意了并签了模拟补偿安置协议,政府才会对其房屋进行拆迁。如果不同意是不会拆迁的,被拆的房屋都是房主签了协议的。
    
     但是四川省政府法制办的解释推翻了市中区的说法。省政府法制办相关负责人解释,在法律上对模拟拆迁是没有规定的,但是模拟拆迁是一种虚拟的拆迁,所签的合同也都是虚拟的,不具备法律效力,只是一种模底和协商的手段,在这个阶段是不能进行实质性拆迁的,如果进行实质性拆迁肯定不对。既便被征收人都自愿签定了模拟拆迁协议,政府也不能进行拆迁,而是要等所有征收手续完备以后,才能进入实质性拆迁阶段。
    
     从四川省政府法制办的解释来看,市中区朝阳镇的拆迁征收实际上是一起典型的政府主导下程序倒置的违法拆迁。

     拆迁人员劣迹斑斑

     市中区政府办公室政府信息公开回复书中提到,已签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模拟补偿安置协议83户。尽管这份模拟协议并不具备法律效力,但是真正的拆迁已经开始。那么,这83户是否都是自愿签订的协议呢?
   
     鲲鹏社记者在朝阳镇实地采访时,不少已被拆迁的房主表示,“协议签了,不签没办法,老百姓是有苦说不出。”话中透出强烈的不满。既然不愿意,为何能达成协议?不少拆迁户的说法是,“拆迁办雇的人员涉黑,我们惹不起。”
    
     一位仍然没有签订协议的屋主表示,自己不怕,仍要坚持。谈起其他已经签了协议的人员,这位房主表示,他们是被吓的,加上不懂法只好签了。
   
     “这些拆迁人员可是不择手段,经常有人半夜来敲门,再不然就会将你的门锁眼糊上,让你无法开门。”该房主称,如果罗家人不被打,也会有其他人被打的。

     其实,这些拆迁人员在市中区也是恶名远扬,都是一些当地没有工作的无业游民,在政府的倡导下,成为了拆迁人员。

     在朝阳镇征收拆迁之前,这些人曾经在市中区白马镇黄石搞过拆迁。“那时就是靠威胁,为了达到目的,他们不选手段。”白马镇黄石的拆迁户说,当时甚至发生了拆迁办人员动刀剁伤人手的案件,但是此事最后也不了了之。

     当时行凶之人,就是黄石供电单位社区的主任张勇的儿子张晓俊(音),如今又成了朝阳镇政府拆迁办的一员。

     以黄石3队的谢红春为首的拆迁办主任,更的出言不逊,对罗家人说:“白马黄石也是我们拆的。”

      “是呀?就是他们拆迁的,才有那么多黄石百姓的冤屈”,一位白马镇的拆迁户说:“政府是幕后指挥,让姓谢的他们出面拆迁,当时他们那里也是这样,将打伤人的人放走,是不会追究伤人者的责任,被剁伤的人最后给2-3千元了事,以杀鸡给猴看的方式,威胁没有签协议的拆迁户们,赶紧签协议,不然就此下场。

     白马镇拆迁曾引起房主去北京上访,不过被当地政府派人抓回来了的,以此做警告,是没人能管得了上述这些事的。这更是让谢红春一行人为所欲为,如今同样的下场便发生在朝阳镇这户现役军人的家中,两位花甲老人至今住院,打人者逍遥法外,竟无人追究。

     “最可爱的人”保卫祖国却无力保护父母,亲人被打受伤令军嫂心寒

     陈孝丽说:“我丈夫罗海作为一名军人,为国家效力的12年,参加过5·12汶川大地震前线的物资运送,也曾经代表国家参加过联合国维和部队,用自己的热血和汗水维护着祖国的尊严和荣誉,捍卫着世界的和平。”

     说起丈夫手上那一道道的疤痕,这位勇敢的军嫂再也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她内心里常常在暗自埋怨丈夫:连自己的父母、妻子都保护不了,你这兵当着还有什么用呀?
    
     军人罗海的父母被政府拆迁办殴打住院,部队听闻后多次给内江市武装部打电话,要求妥善解决。但问题始终没有实质性进展。而朝阳镇政府、派出所所长李永东和一位党委委员反而去部队游说,不要让罗海回家探亲,以免给地方拆迁带来阻力。

     目前,违法拆迁仍在继续,打人者仍然逍遥法外,巨额医药费仍然没有人承担。陈孝丽准备亲自赶往丈夫所在的部队,找首长评评理去:军人保家卫国流血牺牲在所不惜,当军人的家人受到伤害时,又有谁能为其提供法律之内的保护。

     鲲鹏社发稿前,罗家人来电话告知,在“记者调查”的舆论压力下,罗会东已经做了伤情鉴定,但是他们仍然担心行凶者难以得到处理,因为这牵扯到政府违法。

      “记者调查”将继续追踪报道最新进展!(记者 建武)

(鲲鹏社推出新闻线索报料平台 ../../feedback/ 新闻热线00852-30717788,登录平台或拨打热线电话,即可将您手中的新闻线索第一时间反馈。我们将第一时间派出记者调查事件、报道事实、揭开真相。)
当前位置
本月热点文章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脚注信息
《记者调查》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