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自定模版
您好,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赶集网
广告位
全站搜索
文章详情
飞歌电子微电影制作项目涉嫌欺诈 代理商损失惨重
记者调查   作者:李菲   2013-06-19 10:32:19    文字:【】【】【
摘要: “倾家荡产!方芳离婚了,我的婚房也卖了!”“赢了官司,强制执行,为什么要不回来钱?”“它揉碎了我的创业激情和梦想,就像做了一场噩梦……”她们在强烈谴责“飞歌电子微电影”招商代理骗局。
       “倾家荡产!方芳离婚了,我的婚房也卖了!”“赢了官司,强制执行,为什么要不回来钱?”“它揉碎了我的创业激情和梦想,就像做了一场噩梦……”

     所有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然而,此次事件中,数百位受害者不幸的源头只有一个:飞歌电子。

     2013年5月26日,张天霞被打。消息不胫而走,炸开了锅。“董事长王君为什么要打人?”,各种猜测与质疑不断发酵,一时间“伪科技、圈钱黑幕、骗子”的指控让“飞歌电子”陷入舆论风暴。

     一个声称“颠覆传统、引领潮流”的永恒朝阳行业,一个承诺“专业营销指导+终身跟踪服务让您创业无忧”的企业——广州飞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及北京分公司,标榜微电影制作系统连续十年全国销售领先,并荣获中国好商机、成功牵手风投。种种光环与荣誉背后,飞歌电子为何连续陷入与代理商的口水战?

          

     代理诱惑  飞歌被指圈钱

     “儿子要结婚了,总要有份儿事业……”,年近50岁的杨秀成,陷入了沉思,他欲言又止,仍在深深地懊悔一年前的决定。

     2012年3月22日,北京市海淀区世纪经贸大厦,电梯停在了22层。

     “河北唐山市仍然是一个空白的市场,前景非常广阔,发展潜力非常大。我们会在各大媒体打广告、介绍产品,如果做形象店的话,可以申请6万元的店面支持费用……”,飞歌电子的销售经理极力说服着杨秀成父子。

     2210室,忙碌的身影。杨秀成时不时地接收到一些讯息,明显地感觉有一种危机感,“如果再不签合同,唐山市的代理权可能被别人抢走”。事后他才明白,那只不过是飞歌营销的手段、一种策略而已。

     四台飞歌影音制作机(全高清),一台高清一体机,共计20余万元的购机款陆续打给了公司的指定账户,杨林拿到了飞歌公司的“客户资料”。杨林告诉记者,“28个客户信息,手机号停机、空号状态的占了多数,这些所谓的潜在客户根本不存在”。“设备出现问题,按售后要求邮寄给公司,公司却拒不收货,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

     飞歌承诺的6万元的店面支持费最终化为泡影。购机款、店面租金装修人工等各项费用,五六十万的支出已经彻底拖垮了这个有着美好梦想的家庭。

     唐山市长宁道,二楼工作室,已经不见了“飞歌市级代理”的牌子。杨林及未婚妻曾有着稳定的职业,为了创业,他们双双辞去工作,至今勉强维持店面的运营。“做这个行业,被迫转婚庆的人太多了……”

     2013年5月,3位唐山市代理坐在了一起,每个人几乎都同一个模式:步步受牵制。“飞歌太骗人了,即便不能追回我们的损失,我们也要坚持到底,揭露出他的真面目”。

     杨林的未婚妻曾与工作人员咨询过飞歌代理创业的问题,而这一“客户资源”却没有告知杨林。而飞歌公司这一“不诚信”行为似乎在彭校清那里得到了印证。

     彭校清,湖南长沙人,2011年湖南长沙市代理。他告诉记者,“当代理商的客户有购买意向,他们会到公司官网进行了解,结果却是这些客户被飞歌公司的业务员全部拉走。”

     “区域垄断政策、提供客户信息、全方位的售后服务”,这是飞歌对代理商的承诺,究竟践行了多少?彭校清告诉记者,“飞歌公司从来只会推卸责任,只重招商不重客户与售后,想尽办法忽悠代理商,以达到圈钱的目的”。

     高科技与陷阱:不得不说的秘密

     “海量歌库、高清背景模板、好莱坞特效、傻瓜式操作;仅需一套系统、一张蓝背景,完成个人MTV、微电影、时尚大片等个性作品”,记者在飞歌官网上看到的样片亦唯美至极。

           

                飞歌电子组装没有强制3C安全认证且不允许销售的“微电影摄录”一体机。

      “为什么拍摄出来的效果如此不清晰,还显得特别假?”面对顾客的不断质疑,方芳慌了神,“开业期间很多人来光顾,但是顾客们非常不满意……”

     方芳及丈夫,曾为河南开封市代理,半年时间,房租费、宣传费、差旅费等,十余万元打了水漂,每个月的营业额不够付房租,最后无法经营下去而倒闭。

     “尽管我天天跑市场,下县区推广,给各大高校免费做宣传片,与婚纱店、婚庆公司合作,甚至自己上街发放半价优惠传单,但最后的结果仍然不理想。录制的歌失真,拍摄出来的图像有阴影。给自己拍的一部婚纱电影,我都不满意,更何况顾客呢?”

     设备所拍摄的效果为何与飞歌样片相差甚远?难道真如公司所说是“技术问题”? 两个灯光、一台电脑、音箱麦克风、一台功率放大器(扩音机),组成飞歌录影的主要硬件设备。

     “达不到专业要求”的说法,让方芳接近崩溃。

     2012年5月,一纸诉状,方芳将飞歌电子告上了北京市海淀区法院。

     “飞歌录影专家的设备都是组装的”,代理商们幡然醒悟。

     “发货要二十几天,我都怀疑飞歌电子是一个空壳、皮包公司” 这只是杨林的猜想,毕竟没有人去参观过飞歌电子的厂房。

     曾为天津市代理的凌伟,提出质疑,“飞歌不是宣称十年自主研发?组装起来的架子,硬件设备怎么值四五万,它的卖点到底在哪里?可能飞歌公司的软件是自主研发的。”而令凌伟大失所望,“在淘宝网店,类似软件均有售卖,价格并不高。”

     飞歌产品系非法生产销售  并涉嫌偷税漏税 

     全国各地的飞歌代理商组建QQ群,致力于一起维权。近段时间,江苏省代理商张天霞在北京一直与飞歌协商此事,而情况并不乐观。

     随着鲲鹏社记者调查的深入,广州飞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所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为什么让我们把购机款打给个人账户?”代理商的疑问,让“飞歌电子”的暗箱操作渐渐地暴露于阳光之下。

     李胜伟   邮政  6221881000090895491

     黄小丽   工行  6222020200080081835

     张  超   工行  6212250200002917654
    
     ……

     不同的代理商打给个人不同银行的开户账号,与之相对应的是,记者所了解的数十位代理商皆没有企业出具的正规发票。部分人连“收据”都没有。

       

      飞歌电子要求代理商将货款汇款给个人,不进入单位账户,也不给开正规发票,涉嫌偷漏大量税收。

     北京市国家税务局举报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企业要求代理商打款给个人,意在掩盖收入,涉嫌偷税漏税。而没有给代理商开具正规发票,也是对其偷税漏税的另一印证。

     鲲鹏社记者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出具的判决书中看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认证认可条例》相关规定,涉案产品应当经过3C强制安全认证,由于未经认证的产品依法被禁止销售,导致合同的目的无法实现,飞歌公司作为产品研发、销售者,对此负有过错。

     法院判决书中,认定“飞歌录影专家”属于需要强制认证的产品。《中华人民共和国认证认可条例》第六十七条规定,列入目录的产品未经认证,擅自出厂、销售、进口或者在其他经营活动中使用的,责令改正,处5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

     飞歌电子销售总监朱柯告诉记者,“现在我们的产品叫拍摄系统,所以不存在强制认证的问题。”记者了解到,与2013年之前双方签订的“飞歌录影专家合同”不同的是,2013年公司与代理商签订“飞歌蓝背拍摄系统合同”。飞歌电子玩儿起了“文字游戏”,是否意在规避国家3C强制认证的相关规定?

     有关技术监督局官员告诉记者:广州飞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没有申请过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其公司注册地址是在一仅限办公使用的写字楼。其营业范围也只有:研究、开发、销售电子产品,并无“生产”范围。其组装的硬件手续不全,应属禁止销售的不合格产品。

     目前,全国各地代理商正积极联名向北京市及海淀区质监局、工商局、税务局等相关行政部门状告飞歌电子的违法行为。他们要求执法部门:严查飞歌电子公司的欺诈行为,挽回损失,收缴不合格产品,立案调查飞歌电子公司涉嫌偷漏税的犯罪行为。“记者调查”也将继续跟踪报道最新进展!(记者   李菲)
     (鲲鹏社推出新闻线索报料平台 ../../feedback/ 新闻热线00852-30717788,登录平台或拨打热线电话,即可将您手中的新闻线索第一时间反馈。我们将第一时间派出记者调查事件、报道事实、揭开真相。)
当前位置
本月热点文章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脚注信息
《记者调查》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