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自定模版
您好,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赶集网
广告位
全站搜索
文章详情
睢宁县古邳镇党委书记被实名举报背后的“乱象”
记者调查   作者:李菲   2014-04-10 15:56:13    文字:【】【】【
摘要:江苏省睢宁县古邳镇是怎样的一个乡镇?经记者调查走访发现,在这里,耕地被大量破坏,违法建筑、小产权房大肆建设,暴力冲突及群体性事件频发。法律被肆意践踏、各项扶贫款被贪污,在各种暗箱操作中,政府领导疑似“坐地分赃”。
      2014年2月27日,程建国突然接到了睢宁县纪委的电话。

      下午两点,在周统亚的家中,县纪委两位“主任”与陈振南、周统亚、程建国聊起了古邳镇党委书记“王甫报”。约谈进行40分钟,县纪委的“反馈承诺”让他们喜出望外。

      然而,睢宁县纪委“领导”相当重视却又长时间保持沉默,涉嫌对王甫报纵容包庇,引发了四位实名举报人的新一轮反腐败抗议。

      “王甫报就是蔡虹的翻版,一个模式,有过之而无不及”陈振南告诉记者。2013年11月25日,睢宁县魏集镇腐败窝案串案落下帷幕,镇党委书记蔡虹被判十二年。

      古邳镇是怎样的一个乡镇?经记者走访调查,在这里,耕地被大量破坏,违法建筑、小产权房大肆建设,导致暴力冲突及群体性事件频发。国家法律被肆意践踏、国家各项扶贫款被贪污,在各种暗箱操作中,政府领导疑似“坐地分赃”。
 
      暴力冲突下的“土地违法”

      陈国兴,慢慢地变成了圯桥村村书记周维纺和副镇长朱玉森眼中的“良民”。他曾被要求给领导“下跪道歉”,也曾遭到派出所所长魏一兵的威胁,“再闹,就以寻衅滋事罪拘留你!”

      2012年9月,暴力冲突事件在圯桥村爆发。因村民未获得分文补偿,阻止“圯园小区”违法施工,镇派出所使用催泪弹驱赶村民。

      明兴照、王方怀、沈芳姗、还有陈国兴,当场被抓,然不足24小时之后被释放。


被占用的耕地

      圯园小区的违法建设,在古邳镇,只是冰山一角。“只要开发商给钱,可以随意开发,有些不具备开发资质。政府从中敛财,滋生腐败,给老百姓每亩6.5万,村委、国土部门、镇政府等至少净得20万每亩。”周统亚告诉记者。

      据了解,圯桥村:圯园小区、玉带桥花园,旧州村:财源街小区、汉街小区、育龙新村、科苑小区、潘红起小区。其中不乏占用农民基本农田,任意从事商品房开发。

      育龙新村售楼部位于旧州村书记高永的家中。“育龙新村清盘大派送优惠活动开始啦!楼中推出清盘特价房:12.6万∕套……”

      古邳镇楼盘用尽各种推销手段,然而并不畅销。“买房的多为本地人,很多楼盘闲置,因为没有手续,不可能办理房产证。”

      那么,如何保障买房人的权益?陈振南告诉记者,“买房人与开发商签订合同后,由镇政府规划办出具证明、盖章,以此证明其合法性。”像这种违法建筑在古邳镇比比皆是,房子质量如何?无人过问、无人负责。


大肆建设的小产权房

      古邳村,500亩耕地,或以租代征或一次性买断,被强行占用,表面上签订“土地流转合同”,实则改变土地用途。“镇政府办公大楼、派出所大楼、商品房、幼儿园、小学都在建设当中……”

      “镇政府搬迁,王甫报顶风违纪,占用耕地建设办公大楼”, 官方答复为原镇政府因景区开发被拆除、占用耕地实为建设标准化厂房,举报人对此并不认同,“原镇政府并未通过招拍挂,实为暗箱操作交给开发商刘全华来开发;因为我们不断举报,原本建办公大楼改口为建厂房,以欺上瞒下。”

      2013年3月6日,睢宁县国土资源局针对睢宁县古邳镇中心小学未批先建的违法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罚款及限期拆除。而镇政府以“教育用地”为由并未执行。

      据了解,镇区大安小学、湖西小学、第三小学、第二小学等,这些配套设施齐全的学校,均被闲置。“建设学校无可厚非,可为何多所学校弃之不用,非要占用农民耕地?”陈振南提出质疑。


占地157亩、位于旧州村的“古邳农贸批发市场”处于闲置状态……
    
      涉嫌造假 骗取巨额惠农资金

      “扶贫”成为全国两会的热点话题,继续向贫困宣战,却渐渐进入县市争贫穷、抢国家资助的怪圈。据调查,在睢宁县古邳镇,危房改造、惠农资金等各项扶贫款,通过各种弄虚作假,成为部分官员的“囊中之物”。

      2013年5月13日,在《今日睢宁》刊登《古邳镇2012年度危房改造名单公示》,在公示名单中,陈振南看出了其中“猫腻”。

      据了解,此次危房改造涉及古邳镇134户,圯桥村8户,全无危房,其中孙志远为村委会副主任、代春梅为妇女主任、周继和为民兵营长。“宋俊善与陈一山、陈一虎母子关系,是一家人,根本没有危房,这些都是村书记的关系人”。

      周道彩,圯桥村村民,也是此次危房改造的一户。“我家没有危房,没有领到危房改造款,村书记周维纺组织在废弃的房屋旁边照相,让我们每人办了一张银行卡上交……”

      以“入党”作为交易,被嘱咐不能乱说话,以此骗取国家危房改造款。至今,对周道彩的承诺并没有兑现。

      睢宁县某养猪场大门外,“脱贫攻坚工程”的字样显得格外耀眼及讽刺。该养猪场母猪350头,“我这里的成栏猪是睢宁县最多的,2013年2、3月份,镇政府的人过来要我帮帮忙,最近上面要来检查,要我说拿了40万元的补助金,在大门外涂上了脱贫攻坚工程…… 我其实一分钱都没有拿到,我是真的养猪,并不是假的。”该猪场负责人笑了。


危房改造拍照用的废弃房屋

      “江苏福丰一清生态牧业” 成立于2011年,被视为睢宁畜牧业养殖龙头企业,并成为脱贫攻坚的重点、典范工程,猪别墅的建设着实让睢宁县火了一把。而公司的实际操作,却狠狠地给了睢宁县一巴掌。

      知情人陈家民告诉记者,“陈一清,县人大代表、市劳动模范,其实鸡场猪场早已停产,圈占农田近千亩,圈内无鸡无猪,一旦上级来参观,到处租猪租鸡来应付参观检查,近两年,骗取国家惠农资金上千万。”

      陈一清曾因有人举报,外出躲避风声数月。

      除危房改造款、脱贫攻坚工程款、举报材料中还涉及土地整治补助金、政策性农业保险。陈振南告诉记者,“王甫报骗取国家各项资金,同骗取危房改造款如出一辙:由各村书记、镇工作人员如戴军华(镇规划办主任)、李峰(镇农经中心主任)、钦哲(镇农经中心副主任),编造虚假材料上报睢宁县各部门,共同骗取国家巨额惠农资金,事后王甫报发给各村书记和经办人奖金。”
    
      县纪委被指纵容包庇

      “请你们耐心等待,向领导汇报,我们处理不了!”这是四位实名举报人最后得到的答复,从县纪委开始调查至今1个月的时间,毫无进展。

      四位实名举报人,在政府眼中,成为诬陷诽谤、无理取闹之人,他们怕遭到打击报复。

      2013年12月28日下午,到会的党代表及列席人员共70余人,均收到一个材料袋,袋中用信封装了200元钱,彼此心照不宣。陈振南告诉记者,“这是王甫报代表镇党委述职时,怕党代表提意见,用公款给每人发放200元现金。”针对这一指控,官方认为并无不妥。


在建的镇政府施工大楼

      古邳镇违法乱建现象尤为突出,并诱发不安定因素,而官方答复的“古邳镇总体规划”是否能掩盖其违法实质?据了解,“古邳镇总体规划批前公示”,于2014年3月7日至4月7日,在睢宁县规划局网站,积极征求市民的意见和建议。那么,古邳镇是否打着总体规划的幌子行违法乱建之实?

      陈振南告诉鲲鹏社,“王甫报极为霸道,针对镇派出所搬迁,召开党委、政府、人大三套班子会议,副镇长夏春波、人大主席汪婧提出反对意见,两人均被王甫报呵斥。”

      为何县纪委对于实名举报迟迟没有反馈?陈振南说,“王甫报与县领导关系密切,他的岳父曾在睢宁县宣传部任职……”

      官方的答复,积极为古邳镇及王甫报辩护,所述事实与举报人反映的情况南辕北辙。四位实名举报人表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并在举报材料上签字按下手印以证明其真实性。

      就在鲲鹏社记者截稿前,又得到群众的最新举报:古邳镇政府打着街道整改的旗号,整条街的门头招牌全部拆除,各个专卖店上万元做的门头招牌被认为不符合规格,将强行拆除。据说“旧的必须换,再出钱买政府统一做的新牌子。”

      这背后究竟又存在着怎样的利益链和隐情呢?谁在强行干扰市场行为,谁在其中以权谋私呢?必须严查!

      四位实名举报人反映的王甫报事件,牵扯部门之多、人员之复杂,上级执法部门能否冲破压力,立即给群众一个交代呢?记者将继续跟踪报道!(记者 李菲)
  (鲲鹏社推出新闻线索报料平台 ../../feedback/ 新闻热线00852-30717788,登录平台或拨打热线电话,即可将您手中的新闻线索第一时间反馈。我们将第一时间派出记者调查事件、报道事实、揭开真相。)
当前位置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脚注信息
《记者调查》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