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自定模版
您好,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赶集网
广告位
全站搜索
文章详情
象山县人民法院院长傅勇违规保全亿元房产遭举报
鲲鹏社   作者:李菲   2014-07-11 09:35:27    文字:【】【】【
摘要:象山县人民法院院长傅勇最近比较烦,其违规插手一起恶意诉讼案件被举报,令其寝食难安。违法保全象山县正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价值2.7亿核心资产,且故意刁难“反担保”公司致使正大房产损失惨重,其正面临有关部门的调查……
      浙江省象山县人民法院院长傅勇最近比较烦,其违规插手一起恶意诉讼案件被举报,令其寝食难安。违法保全象山县正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价值2.7亿核心资产,且故意刁难“反担保”公司致使正大房产损失惨重,或涉嫌滥用职权等问题正面临有关部门的调查。


事情起因于土地使用权转让而产生的纠纷,经三年诉讼,浙江省高院终审判决蔡在超、吴存亮两人败诉。然而不到一个月,蔡、吴两人更改诉讼标的达1.5亿,重新起诉。在没有担保能力的前提下,宁波中院受理并查封正大房地产公司核心资产2.7亿。随后把这个“烫手山芋”踢给象山县人民法院。


象山县正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肖善龙告诉鲲鹏社记者,“蔡、吴二人败诉后,重新起诉,恶意保全我公司核心资产2.7亿,致使资金链断裂。而象山县人民法院院长傅勇处处刁难正大公司为原告创造条件,借诉讼保全之名扼住我公司经济命脉,以逼我就范。”



步履维艰的财产保全复议申请


“一个注册资金只有3000万的担保公司,却申请保全1.5亿元”?


2013年10月30日,宁波中院在这种情况下,下达民事裁定书并查封正大公司两处核心资产。据了解,一处位于象山县丹东街道天安路即诉讼争议标的,另一处位于象山县丹西街道天安路西侧。令肖善龙不解的是:法院查封第二处资产土地使用权同时,给象山县住建局下达协助执行通知,将房屋预售许可证的办理权一并查封。



肖善龙的身后是被象山县人民法院院长傅勇违规保全的亿元房产


2013年12月,象山县物价局核定第二处资产的价值为1.6亿,加上第一处资产评估价1.1亿,共2.7亿。而法院认定第二处房产评估值为6135万元(土地价)。肖善龙提出疑问“诉讼标的1.5亿,却查封了我2.7亿的资产,法院存在超额查封的问题”。肖善龙屡次反映,均没有得到法院的正面回复。


宁波鼎和担保有限公司,截止2013年10月31日,所有者权益为3704万元,存在严重担保不足的问题。肖善龙随即提出财产保全复议申请,并由浙江省高院作出批示,要求宁波中院举行听证。就在这时,宁波中院将皮球踢给了象山县人民法院。肖善龙被告知将于2013年12月9日,在象山法院进行保全异议听证会,现实情况是院方一直拖延直至听证流产。


2014年2月21日,蔡、吴两人追加浙江佳利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为第二担保人,不到一周,2月27日,象山县人民法院下达《通知书》,声称已经不存在担保能力与担保金额不相适应情形,顺理成章得驳回正大公司财产保全复议申请。


浙江佳利投资集团提供虚假报表,顺利担保保全


从蔡、吴两人追加佳利公司作为本案的第二担保人至法院下达《通知书》用了不到一周时间,其担保金额为15125万元。


佳利公司向法院提交了担保函、营业执照、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但其向法院提交的报表与税务机关财务报表并不一致。肖善龙从税务机关调出的佳利公司“利润表”显示2013年12月,其亏损约115万,并且截至2014年4月,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佳利公司提供给法院的2013年12月“损益表”却显示处于盈利状态。


象山县法院《通知书》认为判断担保能力是否与担保金额相适应,宜按企业所有者权益为准据,而非注册资金。提供虚假的财务报表,所有者权益又该如何认定?这是摆在象山法院办案人员眼前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第一担保人无担保能力,第二担保人提供虚假资料。 浙江佳利投资集团不是专业的担保公司,也不能以信用担保进行大额诉讼保全担保。

象山县人民法院一方面刻意简化、省略对原告的财产保全担保的审查手续。

一方面,却又对正大公司申请解除财产保全担保设置重重障碍、故意拖延、甚至直接干预。肖善龙认为,象山县法院对蔡、吴两人的“偏袒”绝不是偶然。


华翔担保公司反担保,却需要缴纳3000万“保证金”?


财产保全复议无果,肖善龙找到宁波华翔担保有限公司为其作信用担保,以解除法院查封的第二处资产(评估价6135万元)。2014年4月28日,宁波华翔担保有限公司向象山县法院出具《解除财产保全担保函》及《股东会同意保证担保决议》,愿意为正大公司的解封请求提供担保、担保金额为7000万元,并提供给法院营业执照、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等全套材料。


5月2日,肖善龙被告知举行解除财产保全听证,对于是否解封问题,这一切都需要院长傅勇点头。5月16日,双方就此举行听证。民二庭合议庭明确同意解封,却迟迟未得到院长傅勇的批复。


令肖善龙没有想到的是,时隔一个多月,象山县法院向华翔担保公司下发了一份《通知函》。以“为确保担保单位具备真实有效的诉讼担保资质、担保意思表示真实、担保行为的民事责任能力与担保金额相符合”为由,要求华翔公司继续提供补充材料,并向象山县人民法院执行款专户缴纳3000万元保证金。


华翔担保公司负责人对此并不认可,拒绝在通知函上签字。宁波华翔担保有限公司,是当地最有实力的专业担保机构,所有者权益达1.6亿。为正大公司解封提供信用担保,担保额7000万远远超出标的价值。该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华翔遇到的第一例提供信用担保之后,被要求缴纳近50%保证金的案子。之前华翔提供的诉讼财产保全担保中,更没有拖延这么长时间的。”“担保公司以盈利为目的,不可能缴纳保证金的,更没有法律依据,法院也深知这一点”,法院存在故意刁难的事实。另外,象山县人民法院你受理原告的保全担保时,向担保公司收取保证金了吗???


肖善龙告诉鲲鹏社记者,“象山县人民法院院长傅勇多次找到华翔担保公司董事长要求其’撤回担保’。”


华翔担保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不可能主动撤回的,如果法院执意作出非法裁定,那么我们会通过各种途径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


正大公司的代理律师认为,象山县法院刻意制造障碍。《民事诉讼法》第九十五条规定被申请人提供担保的,人民法院应当解除财产保全。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经济审判工作中严格执行〈民诉法〉的若干规定》对这个问题做了进一步解释:15、人民法院对有偿还能力的企业法人,一般不得采取查封、冻结的保全措施。已采取查封、冻结保全措施的,如该企业法人提供了可供执行的财产担保,或者可以采取其他方式保全的,应当及时予以解封、解冻。


法院院长傅勇或滥用职权


原告、被告同样提供信用担保,象山县法院对双方担保问题的态度形成强烈反差。


另外象山县法院对于正大公司的诉讼财产保全复议申请拖延4个月,解除财产保全担保至今拖延2个月得不到认定,根据《民事诉讼法》普通程序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案件审限不得超过六个月。象山县人民法院院长傅勇无视诉讼效率,导致司法不公,致使正大公司资金链断裂,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诱发诸多社会不安定因素。


在恶意要求华翔担保公司缴纳3000万元保证金未果的情况下,象山县人民法院第一次“准时”的下达了驳回解除财产保全申请裁定书。


肖善龙有理由怀疑:傅勇在这个案件中究竟得到了多少好处?是什么样的利益驱使一个法院院长执法犯法、滥用职权?


从6月23日起,是全国检察机关第十六个“举报宣传周”,浙江省检察院副检察长王祺国表示,通过开展“查办和预防发生在群众身边、损害群众利益职务犯罪”等专项活动,严查司法不公背后的司法腐败问题……


“记者调查”将继续追踪报道!(记者  李菲)


最新进展:自从7月11号鲲鹏社发稿曝光了象山县人民法院院长的傅勇违法介入案件,超额保全亿元被告财产的问题以后,各大新闻网站纷纷转载报道,社会反响巨大。浙江省各级法院、检察院、人大也先后介入调查。目前,傅勇已经被免去象山县人民法院院长职务,并离开象山。


追踪报道:象山县12位“重要人物”的神秘面纱

    (鲲鹏社推出新闻线索报料平台 ../../feedback/ 新闻热线00852-30717788,登录平台或拨打热线电话,即可将您手中的新闻线索第一时间反馈。我们将第一时间派出记者调查事件、报道事实、揭开真相。)  
当前位置
本月热点文章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脚注信息
《记者调查》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