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自定模版
您好,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赶集网
广告位
全站搜索
文章详情
榆林市榆阳区林业局局长或涉嫌渎职 引发群访事件
鲲鹏社   作者:李菲   2014-08-05 14:47:22    文字:【】【】【
摘要:林权登记“造假”谁该承担刑责?榆林市榆阳区林业局局长或涉嫌渎职,引发群访事件!林权登记签名造假,林地划分权属争议不断,昌汉敖包村的村民陷入了一个圈套……

林权登记造假”    谁该承担刑责?

榆林市榆阳区林业局局长或涉嫌渎职   引发群访事件


土地整理开发项目,引爆了村民的矛盾。随着矛盾不断发酵,一系列林改内幕被揭开,事件回放到2008年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一场自上而下的惠民政策,不曾想成为矛盾爆发的根本原因。林权登记签名造假,林地划分权属争议不断,昌汉敖包村的村民陷入了一个圈套。村支书边阜强被指借林改之机谋取私利,并得到乡政府的默许。补浪河乡政府参与造假榆阳区林业局监管缺位,官员之间相互推诿,抗议之声弥漫了整个村庄,却被称为是一个普遍问题……



      林权登记签字造假

昌汉敖包村,分9个村民小组,现有居民400多户。在这里,村主任如同虚设,村书记边阜强一人独大。村民没有知情权,如果不是1.5万亩土地整理开发项目的动工及赔偿引发争议,村民至今都蒙在鼓里。因土地权属争议问题,矛盾爆发于2012年, 多次上访无果,1269组村民阻止土地暂停开发施工,四十多辆车、200多村民,反被8组村民围堵在施工现场禁止出入长达13天之久(2013.4.21—2013.5.4号)在此期间两次焚烧被困群众的帐篷,2013.5.7边阜强伙同乡党委副书记乔少波和派出所诱骗扣留4个人,强迫百姓都要签字画押不再上访,否则不放人还要抓人。

林草地归集体所有,为何补偿款只给了八组村民?村民事后才得知,近14万亩林草地早在2008年便已经划分,也早已通过林权登记进行确权,蹊跷的是,在此之前,林权登记证一直由乡政府保存,村民从未见过。

而对于六年前的林权划分,原2组生产队队长邢子明、原9组生产队队长吴世珍,依稀记得有那么回事儿。邢子明告诉记者,村书记曾经召集全村9个小组的生产队长开会,说是要丈量林地……”而对于林地如何划分的问题,两位生产队长都表示,村书记并没有传达到位。在村民眼中,林地就这样稀里糊涂得被划分了。统计数据显示,5组村民人均亩数达340.6亩,与反映强烈的29组人均亩数31.9相比,多达10倍。

除了人均亩数相差悬殊,村民还反映林改的受害者掉进了一个事先设计好的圈套。按照谁造林、谁管护、权属归谁所有确定林地权属的原则,29组,种植40年的2500亩公益林,却在2008年林改确权之时,划到了16组名下。出现了林是二九组造,林权属于16组的尴尬局面,导致双方矛盾不断,而双方恰好是2008林改的受害者,边阜强和乡政府以有争议为名,公益林补偿款扣住,到现在仍未发,而十几万亩的林草争议地、公益林补偿款早已发放也不误开发,到现在才知道远不止1.5万亩而是2.7万亩。

《国家林业局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林权登记发证管理工作的通知》(下文称《通知》)对林权登记发证工作的申请人及申请材料要求非常严格,在村民不知情、生产队长未签字的情况下,林权证是如何发放的?昌汉敖包村主任李子荣,透露了其中的内情。李子荣告诉鲲鹏社记者,当时村书记和乡政府要求签字,把我跟会计刘国兵叫过去,让我们代签……

村民知道真相之后,从2012年至今,一直不间断反映这种不公平的暗箱操作。我们组除了宅基地,公益林地也被送人,没有分给我们其他林草地,子孙后代怎么办?边长宽向记者道出了他们的不满和担忧。而乡政府的态度与处理意见,引发了新一轮的信任危机。

     乡政府遵循历史传统惹质疑

2012825日,榆阳区补浪河乡人民政府做出了重点信访问题处理意见的报告,并抄送榆阳区政府办公室、区林业局等单位。此后,昌汉敖包村村民反映的林权登记造假问题,便以此处理意见作为解决问题是依据。而这一报告并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甚至暴露出调查再造假的质疑。

据了解,2012824日,区委常委、区人武部政委杨伟才、区信访局局长高万祥、区畜牧兽医局副局长高怀明和乡党委书记陈虎平、乡长贺志军副书记乔少波等区乡领导召开专题会议,研究解决信访群众所反映的焦点问题。

昌汉敖包村各小组之间的界限在上世纪60年代进行过划分,传统界限自然形成,在群众中得到认可,约定俗成,并且一直是近50年来组与组之间处理各种纠纷问题的依据,沿用至今。且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时又进行了进一步的权属确认,林改结果受到了法律的保护。所以乡党委、政府建议应当从实际出发尊重历史依据,尊重传统界限,保持历史原貌。这是针对群众反映问题,乡政府给出的最终结果。

为何没有触及到林权登记造假的核心问题?村民提出疑问,这份处理意见,一直为林改时任乡政府领导、村书记边阜强如此划分林权寻找理由,而这个理由我们并不认可。边长宽说,既然是划分又怎么是自然形成?而实际情况 是从解放到80年代的提法是土地属国家所有,谁敢大规模划分土地?那是要掉脑袋的,是根本不存在的事实,况且60年代的领导人王世录现在还健在,他说从未划分过80年代全村的大草原和现在依然全村统一合算(包括拉电、修路、各种摊派等等)历史为何不尊循?明知是假林权证,还要拼命的维护其所谓的合法权益是为何故?

王世福,现年78岁,从1958年,当了23年的生产队队长,他属于三队人,也是在08年林改中的既得利益者。王世福告诉记者,我作为三队人,今天要说句公道话,这样划分对一队二队(现在的16组、29组)太不公平!大队只分了村庄地和林地,其他荒地从没分过,村主任太无能,书记就把地都划到他们那边去了……”乡政府副书记乔少波曾经针对此事进行调查,王世福当时也是这样回答的。经记者走访,白振旺、王世禄等多名老干部均表示从未划分过荒地。

老干部们的回答,没有一个字在乡政府的处理意见中体现出来,不知是刻意隐瞒还是另有隐情。201477日,补浪河乡副乡长杭建忠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这份调查有做得不太细致的地方……”,对于林权登记签名造假的指控,受访人称,村书记提供的会议记录,证明林改时都通知到位,并且经村民同意。而针对2500亩的争议问题,人大主席吴宾雁告诉记者,公益林款30%16组,70%29组。而这样的处理结果,并没有得到群众的认可。对乡政府处理问题的极度不信任,村民代表于2013年至陕西省信访局反映问题,被告知到榆阳区人民政府。至今,村民从未听到过好消息,蹊跷的是,作为林权登记主管部门的榆林市榆阳区林业局,在整个事件中噤声了。

      榆阳区林业局监管缺位  局长朱喜堂被指渎职?

作为林业主管部门,村民至今没有听到榆阳区林业局对此事的意见和看法,整个事件中,林业局充当了听汇报的角色。

《通知》的下达,针对有些地方出现违法登记乱发林权证的现象,对林业局的林权登记发证管理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林木和林地权属登记管理办法》第十条登记机关对已经受理的登记申请,应当自受理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在森林、林木和林地所在地进行公告,公告期为30天。

昌汉敖包村的林权登记,虚假的申请人、不完善的申请材料,榆阳区林业局是如何审核把关的?为何没有按照国家规定,进行公告?《通知》中明确了林业局的执法权,应该对已办理的林权登记和已发放的林权证进行复查,发现问题及时纠正,对违反法律规定和法定程序登记并发放林权证的,要依法予以撤销。在整个林权争议事件中,林业局从来没有担任主角。《通知》明确规定,林权登记机关应当公开登记档案,接受公众查询和监督。而榆阳区林业局对昌汉敖包村的登记档案,显得格外谨慎。

201479日,记者到榆林市、榆阳区林业局了解情况。区局接到市局领导的指示,由绿化办副主任郭玉升(协助分管副局长负责)接受记者采访,郭主任对此事不是很清楚,并表示两年之内没有接到过群众举报便不再受理。现实情况是,村民直到2012年才得知内情,并且至今一直不断反映,而林业局的回复不免让群众感到寒心。郭玉升告诉记者,因分管副局长请假,将汇报给区林业局局长朱喜堂。

截至发稿前,榆林市榆阳区林业局局长朱喜堂始终保持沉默,对群众和记者的质疑,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林权证申请材料造假事件,榆阳区林业局监管缺位,在群众反映数年的情况下, 仍然熟视无睹,并且包庇违法违规行为,其分管副局长张换牛、局长朱喜堂被指不作为!鲲鹏社记者将会继续跟进事情进展!


(鲲鹏社推出新闻线索报料平台 ../../feedback/ 新闻热线00852-30717788,登录平台或拨打热线电话,即可将您手中的新闻线索第一时间反馈。我们将第一时间派出记者调查事件、报道事实、揭开真相。)
当前位置
本月热点文章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脚注信息
《记者调查》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