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自定模版
您好,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赶集网
广告位
全站搜索
文章详情
云南驰宏违约千万元 连累农户损失惨重
鲲鹏社   作者:李瑞珍   2012-08-11 08:03:53    文字:【】【】【


云南驰宏锌锗股份有限公司失信,农民欲进京去找温总理。

 

    日前,一篇关于《驰宏与博泽联姻失信,两省市倍农进京讨要千万》的帖子在网络各大论坛热传。其中提到的“驰宏”即云南驰宏锌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驰宏),“博泽”即云南博泽林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泽)。

    据了解,驰宏公司于2004年4月上市,是中国百家最大有色金属冶炼企业之一;博泽公司是云南省昭通市盐津林化工工厂改制重组后而成的一家私营企业。一家上市公司和一家私营企业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竟连累农户损失惨重要进京讨要?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梦灭:种植五倍子致富一场欢喜一场空

    2008年11月,在驰宏和博泽08年合同即将到期的时刻,驰宏派员来到博泽就09年订购单宁酸产品进行商谈。同年12月4日,驰宏与博泽签订了一份关于采购150吨单宁酸产品合同。按博泽公司报价每吨7.5万元计算,合同总值1125万元,为期一年。拿到这份价值千万合同的博泽公司信心满满地在云南、四川、重庆两省一市设立收购点收购生产单宁酸的原料五倍子。

    “博泽当时要求我们先把五倍子赊销给他们,并承诺在09年3、4月份,驰宏兑付货款后马上给钱我们。”重庆的倍农代表唐辉军当时负责协助博泽公司在重庆的收购活动,共收购了190多户倍农。“当时他们说,他们已经跟驰宏签了合同,我们才放心赊销的。”唐辉军表示,大部分倍农都是考虑到驰宏是一家上市公司,注重自身的信誉才同意赊销这一具风险的买卖。“博泽跟驰宏之间的违约问题,现在导致我们重庆的倍农损失大概200多万元。”唐辉军表示,距离当时承诺兑付的期限,已经相隔一年半。

    四川宜宾珙县的倍农代表赵泽华在这一年半期间更是过着终日被人追债的日子。“驰宏跟博泽违约后,我们这边的农户全向我追讨。我把自己十多年的积蓄搭进去后还在外面借了50多万的债,现在还有30多户没有还清。”赵泽华谈起这些的时候,声音有点低沉,他说在盐津林化工工厂(博泽前身)没有改制之前,已经跟他们有合作,没想到这次竟然栽了进去。据了解,赵泽华当时收购了190多户倍农的五倍子,总值120多万。原本生活小康的一家,现在面临着储蓄亏空、借贷还息、农户追债的三重压力,赵泽华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只能寄托更多人的关注能促进此事尽快解决。

    云南倍农代表王勇当听及记者提起此事的时候,更以“不想再提”为由挂断电话。赵泽华推测,一年半以来,作为云南收购代表的王勇可能已经因此事被折腾得心力交瘁,因此不愿再提及。赵泽华介绍,云南倍农在此事中的损失大概有200多万。

    据倍农反映,云南当地政府当时很支持发展种植五倍子产业,积极配合博泽公司对农户进行种植五倍子宣传。据说,五倍子的种植要等3到4年才有收成。为赶上这趟种植五倍子致富的列车,很多农民甚至连自家菜园子的土地都种上五倍子树,很多外出打工的农民都回家来种五倍子。没想到,一场种植五倍子致富的美梦,一下子将倍农几年的心血付诸一炬,无粮无钱,日子甚是艰难。

    事发之后,两省一市700多户倍农为讨回自己应得的货款,多次派代表到博泽公司讨债未果。2009年至2010年6月,700多户倍农更集体跨地到云南盐津县信访局反映问题,前后多达5次。

    喊冤:驰宏违约在先博泽无奈拖欠

    在记者采访博泽公司的时候,办公室陈主任给记者出示了一份当时与驰宏签订的合同。“按我们双方当时的口头约定,从2009年元月起,驰宏公司每月至少保证从我公司调运10吨的单宁酸,多调不限,到年底执行完毕。”博泽公司的陈主任向记者介绍说,截止2009年年底,驰宏公司只从博泽公司调运了10吨的单宁酸,其余140吨单宁酸至今仍放在博泽公司的货仓里。

    据陈主任介绍,2009年,驰宏公司共签订4家单宁酸供应商为其供货1075吨,除去博泽这家报价7.5万元/吨之外,其他三家均以8.3万元/吨进货。“据我了解,其他三家供应商的单宁酸在2009年10月就已经完全被调完。从订购数量上看,我们是最少的一家,只占驰宏当年订购量的16%左右,可他们只在09年5月调走我们10吨货。”陈主任向记者出示一份驰宏于2009年8月发来的公函,上面表示因世界金融危机导致产品滞销,单宁酸用量减少且库存充足等因素,原定8月提货一批的决定将延迟至11月,并承诺年内一定提货完毕。“既然金融危机导致产品滞销,为什么其他三家供货925吨,而且在每吨都比我们贵8000元的情况下他们都消化得了,偏偏我们这140吨就消化不了。”陈主任还说,据他了解,驰宏公司在提取完三家供应商的925吨之余,还多调四川乐山一家供应商60吨,共计985吨。

    博泽公司就此找到驰宏物管部部长朱杨伟了解情况,对方表示省外三家供应商的合同早于与博泽签订的合同,所以需先提货。“朱杨伟还说我们博泽报价比其他供应商低8000元/吨是恶意竞争,是同行间的互相残杀。”陈主任表示无法理解朱杨伟的用意,“作为采购商,根据市场规律,不应该追踪利益最大化吗?怎么会嫌我们供货商报价太低呢?”至于博泽向驰宏提出为什么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宁愿多调价格贵8000元的单宁酸60吨都不愿履行与博泽合约的问题时,驰宏也一直给不出明确的答案。

    如约的11月过去了,驰宏并未兑现自己提货的承诺。眼看着2009年就要过去,博泽公司一而再再而三地找到驰宏公司,要求对方给出解决方案。2010年1月19日,经过多次磋商后,朱杨伟代表驰宏公司和博泽公司终于达成统一意见:继续履行原合同,驰宏将在2010年元月底前把产品全部调完,并且将货款一次性付清给博泽。

    岂料,此时当初一直负责与博泽商谈解决方案的驰宏物管部部长朱杨伟在这个关节眼的时候因涉嫌经济问题被逮捕了。“当时我们担心会节外生枝,还找过驰宏公司的副总经理陈国华。”陈主任说陈国华当时明确表示认可朱杨伟与博泽磋商的解决方案,但方案需先向总经理陈进汇报,所以让博泽公司继续等通知。

    这么一等又是遥遥无期的结局。“2010年1月25日,我找驰宏总经理陈进的时候,他直言不讳地跟我说,这么多年来没人敢说驰宏违约,他们请得我们进来,现在也请得我们出去。”

    自此,驰宏一直不调博泽的货。

    交锋:博泽处处追问驰宏态度暧昧

    记者就此事联系上驰宏公司,对方发来一份与博泽公司业务往来情况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及相关文件。在说明中,驰宏公司解释,2009年全年只从博泽公司提取10吨单宁酸产品便不再予以提货是因为博泽提供的产品在试用过程中发现并不适合生产所需所以暂停供货。

    “单宁酸含量的国标为81%,我公司生产的单宁酸含量为81.09%,他们说我们的产品不适合生产所需,我们不知道他们具体的标准是根据什么。”陈主任给记者出示了一份由驰宏公司开具的《产品试用报告》,上面写着博泽公司提供产品的“沉淀倍数为25.5,高于正常生产沉淀倍数23.27”。“我拿这份试用报告让人计算过,按上面所说,正常生产沉淀倍数为23.27的产品所含的单宁酸竟然达88.86%,目前根本无法生产出这么高含量的单宁酸。”

    记者就此标准要求驰宏公司作出解释,截止发稿前,驰宏公司始终未能给出明确的答复。

    在驰宏公司发来的说明中还提到,2009年12月26日,驰宏公司尝试与博泽公司协商另外签订一份新合同,由博泽公司提供20吨单宁酸产品,价格以当时市场价格为基础制定。博泽公司当时同意此次协商,并报价5.8万元/吨。12月28日,驰宏给博泽寄来一份《变更协议书》,里面要求双方终止原合同,博泽公司只需根据新合同供应20吨产品,价格为5.3万元/吨。

    “当时我们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要求终止原合同,知道后我们当然不能同意。农户的五倍子已经收回来了,产品也已经生产出来,现在他们单方面要求终止合同,农户那边的钱怎么还,我们这边的损失谁负责?”陈主任一再重申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驰宏这个未经磋商的方案。

    2010年1月4日,博泽公司总经理黄泽田致函驰宏公司,反映驰宏公司严重违约的事宜之后,双方进行了交涉。商谈中,驰宏公司还是以博泽公司产品不能满足驰宏公司生产工艺要求为由拒绝履行合约。“借口!要是我们产品确实不达标,驰宏公司当时为什么发公函过来解释8月不能提货要推倒11月?”陈主任认为这不过是驰宏公司不能履约的一种推托。

    2010年1月13日,驰宏物管部部长朱杨伟跟博泽公司就单宁酸事宜再进行商洽,朱提出先让博泽公司供货90吨,价格按6.8万元/吨执行。对于朱杨伟提出的建议,博泽跟驰宏都表示反对。驰宏公司指出,6.8万元/吨的价格对于2010年的市场价格5.3万元/吨来说还是太高;而博泽公司担心的是供完90吨货之后,余下的50吨不知该如何处理。陈主任还表示,驰宏公司不能如期履行合约是公司内部管理出现了问题,不能把矛头对着价格的高低之上。“当时他们怎么没让8.3万元/吨的货降价,还多提了60吨,现在就用我们2008年协商的价跟2010年的比。”至此,博泽公司坚持驰宏公司一定要按合同规定的7.5万元/吨提货。

    2010年1月19日,经过多次磋商后,驰宏和博泽终于达成统一意见:继续履行原合同,驰宏将在2010年元月底前把产品全部调完,并且将货款一次性付清博泽。

    “可朱杨伟因经济原因被逮捕之后,我们这个协议实际上就没人管了。”陈主任说。

    记者就一些博泽公司提出的反驳跟驰宏公司打算何时、具体怎么处理事件等问题给驰宏公司发去采访函,可截止记者发稿前,驰宏公司一直未给予回复!

    对于驰宏公司的沉默,陈主任表示并不出奇,因为驰宏公司总经理陈进曾对他说,宁愿将来吃官司多赔偿几百万,也不会主动把事情给解决。

    记者将继续关注事件发展!(鲲鹏社记者李瑞珍)

   (鲲鹏社推出新闻线索报料平台 ../../feedback/ 新闻热线00852-30717788,登录平台或拨打热线电话,即可将您手中的新闻线索第一时间反馈。我们将第一时间派出记者调查事件、报道事实、揭开真相。)
当前位置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脚注信息
《记者调查》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