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自定模版
您好,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赶集网
广告位
全站搜索
文章详情
升华拜克污染之痛与钟管“癌症村”生存状态调查
鲲鹏社   作者:孙文红   2012-08-11 11:25:22    文字:【】【】【
       2011年6月,上万村民因反抗环境污染而围堵附近十数家化工厂发生的暴力事件,让这个江南小镇一夜出名。引起民愤的是浙江省湖州市重点企业——升华集团。随后,升华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的环境污染问题浮出水面,集团股票也因此临时停牌,其下属子公司接受环保处罚停产整顿……

   

    钟管镇群众上街游行抗议污染

    钟管镇的空气污染已非一日。2005年当地最大的化工企业----升华集团董事长、全国人大代表夏士林曾在北京开两会期间公开对全国承诺,不惜一切代价整治厂区空气环境问题,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种高调的表态并没有收到实际效果-----2011年包括钟管镇书记在内的万人签名索要蓝天的条幅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之后不久,网上再次爆出因升华工业园区附近癌症患者高发,上万名愤怒的村民围堵以升华为主的化工厂群体暴力事件。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网上对于钟管这次污染事件的消息却少之又少,甚至连部分贴吧、论坛里的帖子图片也被删除了很多。那么这个有着丝绸之府、鱼米之乡的江南小镇的居民生存情况到底怎样呢?是否真如网上盛传的已经变成了癌症村(镇)了呢?日前,由鲲鹏社策划执行的大型系列调查-----“走进中国癌症村”的记者对德清县钟管镇的几个村庄进行了实地调查采访。

    入住钟管当晚  夜间毒气熏晕记者

    记者入住在德清县钟管镇上的一家宾馆,不远处就是升华集团的大酒店和升华拜克生物制药的厂区。由于天色已晚又连日奔波,记者吃过晚饭就开始休息了。没想到半夜时分突然觉得呼吸不畅,头晕头痛难忍,忙起身开灯查看,却没有发现房间内有任何可以导致胸闷头晕的气体或物品,然而这种状态并没有因为记者起身而减弱,相反出现了心率过速的现象,胸闷难忍。拉开窗帘才发现,白天服务员通风的时候没有将窗户关严,而是留了一条巴掌宽的缝隙,窗外弥漫着熏人的恶臭气体,正是这些气体进入房间熏晕了记者。记者随即查看时间,当时是晚11时35分,难闻的气体大约持续了一个半小时后才渐渐消失,而记者足足过了三个多小时后才觉得胸闷头痛的症状有所减弱直至淡化。

    如此空气状况,对附近村民的健康怎么会没有影响呢?夜间排放显然是附近的企业在偷偷排放未经处理的废气!然而这种状态发生在钟管镇爆发大规模抵制环境污染的群体事件之后,是在很多化工企业关门停产或者已经整改完毕后的状态,那么在这之前,钟管镇的空气会是怎样糟糕的一种状态呢?记者仅仅在这里住了一个晚上就被熏的头痛胸闷,那么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了十几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村民又会怎样呢?

    升华拜克污水直排运河   两岸群众生命健康堪忧

    按照附近村民的指点,记者来到了位于升华工业区东侧的三墩村进行采访。这个三墩村又叫前村,是距离升华工业区最近的三个村子之一,也是6月5日围堵化工厂时反抗最强烈的村。

    江南的小镇树木葱郁,楼房俨然,只是门前的河水早就没有了当年的清澈,而是变成了浓浓的灰白色,偶尔可以看到附近的居民养在塘里的鹅鸭,却再看不到印象中可以在水中淘米洗菜的景色了。附近的居民告诉记者,这里毗邻杭州,是京杭大运河的主要分支,镇上的水会流经运河输送到北京及北方其他缺水城市的。很难想象,这种灰白色的水就是国家耗资巨大的南水北调工程引回北方的饮用水,而这才只是运河的源头!!!

    三墩村内显得十分安静,除了几个老人在家中搓围巾的线穗外几乎看不到人,据这些老人们介绍,她们在家搓围巾是按斤计算的,一斤才几毛钱,一天下来也赚不到十块钱。然而附近有的企业只有化工厂,村民大部分明知道污染严重,但是由于没有其他企业可以选择也就只好委屈着赚钱来养家糊口,即便如此,也并不是谁想去厂里上班就可以去的。6月5日发生群体冲突后,很多当时参与冲突的村民被警告,如果继续闹事,不单自己要被企业辞退,而且和他有亲属关系的人也要一起被辞退,这就使得很多村民为了一家老小的生活而只能选择沉默。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三墩村由于紧靠化工厂,受排放的有毒气体及污水的危害极大,近年来癌症高发,原来靠近企业的部分村民已经被搬迁到了现在三墩村的新农村楼房居住,然而就是在这样相对远些的位置,癌症这个词还是不肯远离这些可怜的村民。在新农村的一排别墅楼前,几名正在劳动的村民告诉记者,他们这里得癌症死亡的很多,有一家60多岁的老父母得癌症死后几年,年仅40多岁的儿子也得癌症去世了。原本不大的村子,几乎得病的就是癌症,这在村民心里造成了极大的恐慌。一个就住在新农村民居里的老大娘告诉记者,她们这一排共8户,这几年就有三户是得了癌症的,其中她丈夫几年前死于肺癌,她的邻居刚刚60几岁去年也因癌症去世了,而另一户则刚刚被确诊,由于家人还没有告诉他真实病情,因此无法对外公布这排民居的门牌和当事人姓名。

    谈到环境污染,村民们显得十分气愤,他们告诉记者,升华拜克这十几年肆无忌惮地排放废水废气,简直到了让人忍无可忍的状态,前些年升华拜克的污水管道直接埋到地下的共有三处,一处位于距离升华约两公里的一处渔塘区,附近的渔民常因为鱼生病或者突然死亡而找升华或者附近的化工厂打官司或者索赔;另两处分别在运河支流的两个河道内,在外面基本上是看不到污水排放的。几年前由于雨水冲刷,一处就在升华拜克厂区附近桥头的污水管道坍塌后露出了里面的污水管,村民这才知道这些年升华的污水是这样排放的。后来随着国家对环保的要求越来越高,升华拜克就买下了附近村庄的土地,成立升强木业有限公司,下属几个分厂的污水从地下的管道流到升强公司院内的污水池后,再在夜间偷偷的排放到运河里。



    网友拍升华拜克污水直排运河

    在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升华拜克公司北侧的一处桥头,看见附近真的有一处塌陷后的水渠内露出生了铁锈的粗大排水管道。然而这个已经废弃了的管道是不能说明升华拜克现在的污水排放状态的,如果真如村民所说,排污管道应该在另外一个相对隐蔽的地点。
 
    在升华拜克南侧有着一条正在修建的管道,在厂墙附近位置有三个大大的水泥井盖,其中一个里面满是黄褐色的污水,散发着浓郁刺鼻的酸味,凭着10年环保记者的经历,记者判断这绝不可能是自来水井,应该是企业的污水管道。那么这个排污口应该就在距离此处不远的位置。沿着马路前行大约100米,记者很快找到了位于厂区东南侧的一个桥头,这里紧邻青墩村,桥的南侧是个死渠,根本就没有流水,旁边是升华拜克新扩建的厂区,桥北是升华拜克的污水处理厂。桥靠近污水处理厂的一侧伸出来一个粗粗的水泥管道,显然是以前从厂区排放污水的。桥下的水呈黑灰色,带着非常刺鼻的臭味,但不是生活污水的味道,而是生物发酵后的特殊气味。从渠的走向看,这条支渠正是通向运河的。

    那么这条水渠到底是以前排污的遗留,还是现在正在排水的管道呢??记者决定在此地蹲守。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记者突然发现原本静止的水流突然动了起来,形成很大的水流漩涡,而这漩涡的出口,竟然在这个桥的下面。

   真相大白:升华拜克生物制药所产生的大量含有剧毒农药、化肥和其他重致癌物的污水正是从这个桥下的管道排出来流入运河,两岸群众生命健康堪忧。

    三墩、青墩、钟管癌症高发,谁来为环境污染埋单?

    为了查清升华工业园区附近村民的癌症患者的详细情况,记者在三墩、青墩和钟管村三个村子进行了实地走访,所问到的群众没有一个人不说附近得癌症的人特别多的。其中三墩村的人数最多,但是因围堵化工厂事件受到打击报复,很多升华集团的职工及家属因此被警告甚至被辞退,因此对于三墩村┲⒏叻⒌氖虑榉吹共桓叶嗨怠?lt;br />
   经过细致深入的调查,记者还是了解到了很多癌症患者的情况。其中有杨敏其,58岁,一个多月前刚刚被确诊为肺癌,现正在治疗过程中;洪欣(音),肺癌,现正在接受治疗中;李阿金,60几岁,三墩村李家荡人,患膀胱癌,正在治疗中;范公凡(音),62岁,范家荡人,去年被确诊为癌,目前正在治疗过程中;王春泉,60岁,胃癌,现正在治疗中。沈美金,59岁,乳腺癌,不久前去世……

    而据村民介绍,近几年患癌症去世的人则更多,除前文所说的一排八户,三个癌症病人外,三墩村还有杨阿毛,60岁左右,三墩村吴家荡人,三四年前死于肺癌;吴新强,40多岁,生前曾一直在升华拜克的某分厂拉废料,2007年左右死于结肠癌。在村民口中记者还得知,在三墩村还有个一家三口都得癌症去世了的农户,据多名村民介绍,这户村民男的大约45岁左右,数年前父母因患癌症相继去世,去年他自己也得了癌症并很快死亡……由于当地村民方言甚浓,而这些老人大多不会写字,记者多方查找都没有找到这户位于三墩村桥头附近的人家,一时有些真伪莫辩。

    三墩村在升华工业区的北面,青墩村在东,钟管村在西和南面,和钟管镇居民混杂,相对分散些。在青墩村记者了解到,这个常住人口大约在1500人左右的村子,2011年共有8个患癌症的,2010年死亡4人,此外还有3-4个虽经医院确诊的,但是却不愿承认患了癌症的村民。这些人分别是朱美英,女,73岁,肠癌;沈宝庆,男,75岁,喉癌;高芳琴,女,58岁,脑癌;姚菊萍,52岁,扁桃体癌;沈琴仙,女59岁,肠癌;王阿毛,男,78岁,肺癌;杨玲佳,女,56岁,胃癌;顾美荣,男,51岁,肠癌;许金元,男,76岁,食道癌;吴月妹,71岁,肺癌;蒋茶花80岁,肺癌……

   

    青墩村癌症病人登记表

    两年之内,1500人的小村子,有15—16个人患了癌症,发病率高达500/10万人!!!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在三个村子里,白细胞减少的村民占到了相当高的比例,除此之外,三墩村和清墩村村民的胆囊炎和胆结石的发病率也是比较高的。

    在钟管村癌症发病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记者在钟管村走访,刚说明是来了解癌症发病情况的,就被村民们围了起来,并迅速叫来了他们认为是知情的人来给记者讲述癌症患者的情况,现场一度出现被围观的混乱场面。村民们激动的向记者讲述他们身边得癌症人的情况,为了避免记者因当地方言而无法确定患者的名字,村民们在记者的采访本上一个一个的书写这些人的名字和情况。

    就在采访现场不远处,一个月前,一个叫王阿林的64岁的大娘刚刚因癌症去世,她的儿子悲愤的控诉这多年来升华及周边化工企业肆意排污对环境污染的破坏;钟管镇卫生院的一位姓方的医生得知记者在调查癌症患者的情况,骑了辆旧单车赶了过来,在讲述自己病情的同时,揭露这个镇上因环境污染癌症高发,导致卫生院杜冷丁等镇痛药品极度短缺而价格高昂的状态;老街桥一位开棋牌室的老人刚刚55岁,患了癌症后不得不放弃生意专心治疗;此外,这两年钟管村患癌症去世的还有秭小狗、秭木发、王介坝、秭阿强、阿兵、应妹等……

    在钟管村村民议论最多的,除了三墩村那户一家三口都得了癌症去世的农户外,还有一个19岁男孩突发癌症死亡的事件。

    今年5月底,就在钟管中学,该校一名叫沈斌的只有19岁的孩子突然发病,在被确诊为肝癌后不久就去世了, 而这个孩子的母亲也是个癌症患者,在突然面对独生儿子死亡的人间惨剧后,这个母亲在记者面前先是麻木无语,后突然流泪痛哭……

    三个都只有一千多常住人口的小村,近两年患癌症及死亡的人数都在10人以上,发病率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210/10万人 的比例,不能不让人怀疑钟管镇的环境对于村民生命健康的影响。
                                                                                         
    直击现场:升华拜克厂区污水横流  危险废物随意堆放

    在采访中记者还看到,钟管镇耗资数千万的污水处理厂一直处于闲置状态,而附近的水渠也有通往周边运河的迹象。而升华拜克的污水处理厂旁那个黑水渠显然就是升华拜克偷排污水的排污口。
  
    在钟管镇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记者来到升华集团进一步了解情况。负责接待记者的升华集团内部刊物的总编辑罗坝塘显然不了解下面各分公司的环保状况,在请示了公司老总后,记者获准进入升华拜克的污水处理厂参观。

    在罗坝塘的带领下,记者和钟管镇的工作人员小康一起来到了升华拜克的污水处理厂,现场看到的情况并不乐观:记者一行来到堆放固体废物的仓库,发现这个仓库蓝色的卷帘门破烂不堪,里面蓝绿色的固体粉末一片狼藉的随意堆放在蛇皮袋子里,正殷殷的流着液体。跟随参观的升华拜克的两名中层干部说,这是厂里的硫酸亚铁,记者注意到这堆放点并没有按照环保要求修建防渗槽,这些黄绿色的硫酸亚铁液体在厂区肆意流淌并最终进入了雨水管道。

    污泥车间的固废同样随意放置。按照工艺流程,升华拜克的污水经过处理后会产生大量含有危险废物的淤泥,这些淤泥应该严格按照环保的规定进行收集后统一处理,然而记者在污泥处理车间却看到,整个车间处于半封闭状态,没有渗透槽的水泥地上到处是正在处理的污泥流淌下来的废水,淹没了周边厂区很多的花草树木,而盛放其他危险废物塑料箱就散乱的堆放在厂区内,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而从污泥处理车间地面流淌的水迹和速度来看,似乎这设备开启的时间也并不长,有应付记者检查临时开启的迹象。

    记者随后向罗坝塘反映了升华拜克污水处理厂旁的排污口的问题,罗坝塘表示绝不可能,但是当记者等人再次到达这个桥下的水渠旁时,发现桥下水流不止,水色黑灰,气味刺鼻,明显是地下管道正在排污。在四周的水都不动,只有桥下有水流涌动的情况下,罗坝塘所说的“是潮汐在涌动的”说法不堪一击。

    多日的走访记者得知,升华拜克污染情况最重的是它的一分厂和二分厂,而这两个企业现在也正在生产状态中,记者提出去一分厂二分厂查看环保设备运转情况,但没有获得同意。污水处理厂尚且是这样的状态,那么污染最重的地方情况到底如何呢?升华拜克的环保问题到底还有多少呢?

    钟管镇怪病频发   三名职工苯中毒面临终身残疾

    在清墩村采访时记者还了解到,由于升华拜克一分厂二分厂的污染严重,企业对于职工的安全防范工作又不到位,这两年连续发生职工苯中毒的事件,这些长期接触苯类物质或因操作不当而导致苯中毒的职工会出现全身抽搐,行走困难的状态,严重的会造成终身残疾甚至死亡。

    60岁的姚火文系钟管镇青墩村人,在升华拜克集团的一分厂工作,2010年10月,姚火文突然出现头晕恶心等症状,之后不久即浑身抽搐,疼痛不已的他甚至倒在地上打滚。被送到医院后诊断为苯中毒。

    姚火文并不是青墩村第一个苯中毒的村民。早在几年前,同样在升华拜克工作的姚阿毛也因苯中毒而不得不长期住院治疗。附近的村民告诉记者,姚阿毛家中有一个女儿,只有19岁,还在上高中。由于他中毒程度较重,平时必须依靠药物来控制病情,如果有三五天不进行治疗的话,就会倒地抽搐,疼痛不已。因此几乎没有时间能够和女儿在一起相处,只有在月末的某个周末,姚阿毛会在医院处置完毕后快速回到家中和女儿团聚,但也只能呆短短的一到两天就要返回医院,时间稍长就会发病。正因为这样,姚阿毛连续几个春节都没有办法在家中和人团聚,被邻居形容成“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除了姚火文和姚阿毛外,三墩村的赵阿细也同样在升华拜克因苯中毒而长期住院治疗。升华拜克的职工告诉记者,他们集团生物制药和农药车间的污染最大,虽然企业也在不断的强调安全生产,但是厂内显然对一线工人的劳动保护措施并不到位,导致类似职工苯中毒的事件时有发生,而没有达到姚火文和姚阿毛、赵阿细等人状态的轻度苯中毒的职工还有很多。

    记者随后查询了苯中毒的相关资料,发现中度和重度中毒者,除嗜睡、反应迟钝、神志恍惚等外,还可能迅速昏迷、脉搏细速、血压下降、全身皮肤、粘膜紫绀、呼吸增快、抽搐、肌肉震颤,有的患者还可出现躁动、欣快、谵妄及周围神经损害,甚至呼吸困难、休克而导致死亡。在姚火文的病历上记者看到,医院的诊断为苯中毒引发的神经损害,需要长期治疗。也就是说,姚火文、姚阿毛、赵阿细等人因苯中毒面临着终身离不开医院的悲惨结局。

    德清县人民医院的一位医生告诉记者,他们这里常常会接诊一些来自钟管的村民,他们一般的自述症状均为头晕乏力,觉得身体不健康,但是在对他们进行检查后,却始终找不到发病的原因,也不能确诊他们到底得了什么怪病。

    三墩村的姚玉泉就是得了这种怪病的村民之一。姚玉泉家距离化工厂很近,在他家的窗台上就可以看到工厂生产在状态。大约一年前,姚玉泉在去镇上买肉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腿走不动了,只有几百米的距离,他竟然磨蹭着走了半个多小时才走到,家人将他送到县医院进行检查,却怎么也找不到致病原因。如今,姚玉泉只能拖着沉重的双腿,在家里干些力所能及的家务。

    同样在三墩村,村民姚文珠则显得更加悲哀。10月19日,在姚文珠的家中,她拿出一大堆看病的单据,总数大约有十几万元。姚文珠告诉记者,几年前她也是突然发生怪病,除浑身无力外,上呼吸道严重感染,并伴有肠道不适等症状。此外,她闻到化工厂的臭味就会头晕恶心,病情出现加重的现象,因此出门必须戴着口罩才行。四年来,她多次到杭州市第一医院,德清县医院等进行诊断治疗,但是除了诊断为肝损伤外,却查不到致病的原因,只能靠服用强激素类药物维持着生命。

    记者手记:癌症高发引发群体事件  钟管何时还蓝天于民?

    在网上随便搜索下“钟管镇污染”,百度可以搜索到24400条相关消息,而谷歌的则高达2400000条。很多网友公布了钟管镇化工厂污染环境的照片,以及百姓围堵工厂、万人签名索要空气以及升华拜克污水直排等照片。而这些事件的导火索,依然是附近村民对癌症高发区的愤怒和担忧。

    网上的众多的照片显示,钟管镇的环境状况极为恶劣,包括镇领导在内的当地官员对此也心照不宣,记者也相信他们是愿意让老百姓喝上放心的水,呼吸上干净的空气的,也看到钟管官方网站上公布的政府为改善环境所做的努力。但是,很明显的可以看出,现在正在做的和准备做的努力显然还不够,对于一些虽然对社会也有诸多贡献,但同样污染严重,危害百姓生命健康的大型企业显然还没有做到从严治理。

    在钟管采访的一周时间内,记者倍觉感慨。一方面感叹这个美丽的江南小镇的优美风光,一方面叹息百姓生活在这样一个恶劣环境中却无可奈何的状况。公平的讲,这些化工企业为中国的发展做了非常大的贡献,然而,也正是类似钟管地区的人们为这贡献付出了更多……       (鲲鹏社 记者 孙文红 报道)

    (鲲鹏社推出新闻线索报料平台 ../../feedback/ 新闻热线00852-30717788,登录平台或拨打热线电话,即可将您手中的新闻线索第一时间反馈。我们将第一时间派出记者调查事件、报道事实、揭开真相。)
当前位置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脚注信息
《记者调查》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