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自定模版
您好,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赶集网
广告位
全站搜索
文章详情
四川夹江猪高热病规模暴发 政府办公室电话一上午无人听
鲲鹏社   作者:叶华   2012-08-11 11:51:42    文字:【】【】【




四川夹江猪高热病严重
一具具死猪尸体漂浮在河沟之上,其肚子部分已被蛆虫占据,呈现高度腐烂。这个情景在两个星期前就出现在四川省乐山市夹江县内多个村镇内。近日,炎热的烈日炙烤着尸体,伴随着阵阵恶臭袭来。“我们已经一个多月不敢吃猪肉了。河里的死猪臭死了,没什么事情我们都不想出去。”夹江县某乡的小江对鲲鹏社记者表示。

  面对恶臭熏天的死猪和叫苦不迭的养猪户,乐山市检疫局办公室在接受鲲鹏社记者采访时,竟然表示不清楚此事。由于事态较为严重,记者特地致电了县长办公室和政府办公室电话,然而从上午九点到中午11点30分,两个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夹江猪肉臭,河有病死骨

  记者了解到,乐山市去年曾经出现过猪口蹄疫,导致当地养猪户遭受了较严重的经济损失。口蹄疫刚稳定不久,一波刚平一波又起。两个星期前,据十多个村民向记者反映,市内几个乡镇陆续出现大量猪只死亡的现象,其表现为猪发热达40度以上,不进食、抽搐、变瘦,最后相继死亡。夹江某乡的郭女士对记者表示,家里死了一头老母猪,二十头小猪。某养殖场的陈先生也对记者表示,原本九百多头猪,染病后陆续死去,现在只有四五百头。“大概在半个月以前,猪就开始出现这种无名高热病。”

  经过记者多方求证了解到,近两个星期来,猪殍遍野的情况随处可见。爱好摄影的薛先生经常到河边拍摄死猪画面。就在鲲鹏社记者致电给薛先生家里时,薛先生的女儿告诉记者,父亲又到河边拍照了。家里虽然没有养猪,但据她了解村里猪病情况还是比较严重。“我所知道目前至少死了十几头,我家背后的农户就死了一头母猪。”

  夹江县分管畜牧技术工作的谢局长告诉记者,最近确实有一些猪病发生。“我们都采取了专门的措施,印发了一些宣传资料,还开展了专门培训。另外,对猪进行了消毒挖坑处理。

  记者直接致电薛先生,他此时正在小河边拍照。他在现场看到,小河里还是漂浮着一两头死猪。他称,保险公司对买了保险的养猪户给予了赔偿。但是随着猪只死亡数量越来越多,保险赔付条件也变得严格。“除了要求养猪户挖深坑掩埋死猪外,现在还要本人携带身份证、免疫卡、死猪遗体照才能给予赔付。我就是来帮一些养猪户照相的。”

  在另一个重病情乡镇的王先生告诉记者,他在山区里有个亲戚,因为无名高热病传染到了山区上,村民见猪病得不行了,就让买猪的人来收,一般以每头几十块钱到一百左右成交。据记者了解,乐山一头健康的母猪平均能卖到六七百元。“有些村民把死猪挖坑掩埋了,有些村民由于养了一二十头猪,数量比较多,为省事就直接把猪扔在山里。”

  甘霖乡某猪场陈经理告诉记者,原本他们年产出三百多头猪,现在遭遇病情后死去了两百多头,损失一两万左右。据他估计,有的大型养猪户损失五六万。“在病情初期,有些散养户把死猪卖到城里或其他地方去了;后来随着数量激增,死猪肉也开始卖不动,不少人索性就把猪扔掉了。”

  为此,记者致电乐山市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田福全。田所长则表示,现在已经让村干部清理死猪漂浮的河道,并密切关注此事。目前每个地方都落实了消毒措施。对于买卖死猪肉一事,他认为不存在,“但是不排除有不法商贩贩卖死猪肉。”

      目前,夹江猪无名高热病已经蔓延到其他乡镇。相对几个重点病灾区,个别乡镇情况稍微让人乐观。记者随机致电了甘江镇一户万姓人家,老万告诉记者,家里养了二十多头都没事。“我们有用消毒药。但是其他村的情况病情还是比较严重,死猪比较多。”甘江镇的小吴告诉记者,家里两三十头猪也都幸免于病。但他听同事反映,甘江镇以北的地区病情比较严重。

  鲲鹏社记者马上致电小吴的同事宋先生。住在甘江镇北部某乡的宋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家饲养了18头猪,大部分病死了。病猪死后直接掩埋处理了。

  比较幸运的小吴家对于病情还是表示担忧。在记者发稿前一天,他到家中附近的小河为记者拍了几幅死猪照片。他说,“这几天天气热,河里的死猪高度腐烂,看到的尸体都不完整。”小吴还告诉记者,这条小河最终流入夹江有名的青衣江。他们家喝的是地下水,而家里就离小河五百米左右。

  拥有多年养猪经验的陈经理对记者说,小猪抵抗能力差,容易染病,母猪抵抗能力强一点。但是染病的猪包括了大猪,小猪和母猪。

  夹江某乡的小江刚参加完高考,从学校回来后就看到家乡随处病猪的惨况。“我们已经一个多月不敢吃猪肉了。河里的死猪臭死了,没什么事情我们都不想出去。”而略懂兽医知识的陈经理则说,我还是有吃猪肉。因为我会辨认哪些是新鲜猪肉,哪些是死猪肉。猪肉价格没怎么涨,现在每斤七八块,大概比以前贵了一块钱左右。倒是鸡鸭鱼都涨价了。

  保险公司:上个月索赔达到两三百件

  郭女士的母亲养了二十多年猪,安全起见,给母猪都买了保险。由于小猪不在投保范畴内,家里的二十头小猪都难逃此劫。为免传染给人,郭母只好自己买药回家进行消毒处理。郭女士表示,现在只有母猪才有赔付,而且程序麻烦,需要给死猪尸体拍照,还得挖深坑掩埋。

  猪场陈经理则告诉鲲鹏社记者,检疫局的人来看过,称这是猪无名高热病。对此,政府还是有采取防疫措施。政府宣传提高消毒意识,我们自己来消毒。“但是猪死了后,我让检疫局的人来照相,他们懒得跑,嫌猪死的多。”陈经理声音里显得很无奈。

  夹江县分管畜牧技术工作的谢局长告诉记者,一两个月前发病比较多,现在基本稳定了。目前猪病情况得到控制。如果买了保险的母猪死亡,保险公司会按每头1000元进行理赔。但前提条件是所有死猪都必须进行消毒深埋处理。“没有进行处理的就不能赔偿,我们政府要保证没有污染。”

  记者致电乐山市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田福全,对方告诉记者,最近确实收到一些养猪户的病情投诉。我们已经责令各村干部和队干部到各自负责的区域进行严格检查。当记者问及存在一些乡镇落实上级政策不到位的情况时,田所长表示,如果一经查处发现我们将严厉处罚。

  养了五六年猪的陈经理称,自己与养猪场经历过不少病害,而今年的病情在他看来还是比较严重且尚未稳定下来。“我问政府今年有没有补贴,他们说没政策,有政策就可以考虑。我从来没有享受过政府的补贴,我们乡有两个人拿过。”

  田所长在电话里对记者表示,凡是买了保险的都要给予用户赔偿。记者问及是否存在无意或有意“漏保”情况时,他斩钉截铁地说,不排除有这种情况,但是一经发现将严格查处。

  记者致电夹江负责母猪保险的公司——中华联合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上个月以来,我们所负责的夹江的11个乡镇中,理赔数量比较突出,达到两三百件,其中病情较为严重的是青州乡。在没有发生这次病情之前,每月的母猪保险索赔大概在十几件左右。”中华联合财险夹江营销部总经理李先生表示。

  当地媒体:区域性猪病较严重

  吕先生是当地一家媒体的记者。他告诉鲲鹏社记者,猪病情已经开始有两个星期。这段时间猪病是很厉害。现在很多河沟都还是有很多死猪,有些个别死猪现象在60%以上。“具体情况我不好跟你说,我没介入这个事情。但是总而言之,整个乐山市的区域性猪病比较严重。乐山市还是比较清楚这件事,只是猪病不是很好控制。如果要了解具体病情,乐山相关部门应该比我更清楚。”

  为此,记者特地致电乐山市检疫局,对方工作人员连称,不知道这件事情。在没有回答记者任何提问的情况下就挂了电话。

  记者在百度的夹江贴吧上看到很多关于猪病的帖子。其中有网友提到,“希望记者到永青乡采访一下,让大家看看这事严重性”、“你们媒体自称为老百姓说话,为什么最近甘江闹猪瘟,死猪阻塞河沟却无人问津……你们媒体难道就真的不食人间烟火还是装聋作哑”

  乐山市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田福全则告诉记者,目前数据仍在统计中。

  乐山市检疫局称不知道此事? 政府办公室电话一上午无人接听

  截至鲲鹏社发稿前,记者了解到,个别乡镇病情突出,死猪仍旧暴晒在荒山小河中。鲲鹏社记者致电乐山市检疫局办公室,对方竟然表示不清楚此事,并让记者联系乐山市动物卫生监督所。记者拨通乐山市畜牧局的电话,对方给记者留下了乐山市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的电话后,就以“所长更清楚此事”为由结束了通话。

  乐山市动物监督所所长田福全表示,目前还未接到省情疫情发布通知。夏季高温高湿,是疫情高发易发季节。记者问及哪些地区病情比较严重,他表示尚未接到报告。如果买保险的农户没有得到赔偿,则是保险公司的责任。当然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夹江县分管畜牧工作的杨局长则告诉记者,母猪是100%买了保险的,如果猪只通过治疗还是死亡,农户能够得到1000块钱赔偿。对于预存猪,我们是作为试点,只有30%的比例入了保的。“赔偿工作是由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人民财产股份有限公司等负责,由乡政府具体管这个事情。我跟你说不清楚这个事情,我是个配角。”

  对于猪病情的稳定,陈经理称,现在我得先等病情过了才敢进猪来卖。现在还不知道猪病情什么时候能够稳定下来。

  记者致电县长热线,该热线主要接待信访群众。对方称,最近有不少群众反映小河有死猪的情况,没人管理,希望政府做无害化处理。

  由于事态较严重,鲲鹏社记者在发稿前特地致电县长办公室和政府办公室。然而从上午9点直至中午11点半,两个办公室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在11点20分左右,政府办公室的语音提示“对方用户忙”。记者在十分钟后再次拨通政府办公室电话,但依然得到的是此前听了十多遍的语音提示“欢迎致电夹江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电话正在为你接通,请稍后。”

  记者通过输入“乐山、死猪”两个关键字,查找到百度上两篇最新的新闻。四川新闻网于7月5日登载的《乐山大渡河死猪“搁浅”,恶臭侵扰居民》以及《三江都市报》3月2日的《猪肉上市过“三关”,市民尽管放心吃》。在记者多次搜索下,百度和谷歌两大搜索引擎都未有近半月来的相关病情报道。

  猪爆发无名高热病至今最少都有半个多月了。但是从小吴昨天拍的照片来看,河道里的死猪已经高度腐烂,浸泡多日了。令人心寒的是,当地检疫局竟然口口声声说还不知道此事?为何一个上午政府办公室和县长办公室都无人接听?政府应对病情的措施足够及时吗?村干部和队干部统统都落实到位了吗?

  重重疑问始终萦绕在记者心中。对于夹江猪病暴发,鲲鹏社记者将继续关注。(鲲鹏社 记者 叶华)

   (鲲鹏社推出新闻线索报料平台 ../../feedback/ 新闻热线00852-30717788,登录平台或拨打热线电话,即可将您手中的新闻线索第一时间反馈。我们将第一时间派出记者调查事件、报道事实、揭开真相。)
当前位置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脚注信息
《记者调查》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