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自定模版
您好,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赶集网
广告位
全站搜索
文章详情
中国联通发射塔“辐射风波”调查
鲲鹏社   作者:赵俊   2012-08-11 13:11:30    文字:【】【】【


中国联通发射塔伪装的跟墙一样



发射塔的真实显现



嘉华国际业主要求维权

      中国联通发射塔伪装的跟墙一样“出钱买的公摊区域,成了我们的健康杀手”“楼顶是我们业主的公用场所,为什么反而成了我们的健康杀手呢?”在浙江省德清县县城武康镇,家住嘉华国际7号楼的业主们近日向记者就楼顶安装的联通发射塔进行了维权投诉。据多名当事人称,入住小区后,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出现失眠、头晕等多种症状。安装发射塔究竟有没有对居民造成严重的危害?记者于11月18日走进了这个江南小镇,开始了为期三天的走访。

  发射塔的真实显现

  作为移动通信装置的发射塔,由于在国外常常被居民投诉会引起各种严重疾病,通常被人们称为“死亡塔”。“是不是有必要在我们的小区内也查一下是不是安装了发射塔?”居住在周边的居民沈波和小区内的业主在会面的时候,也经常会提到这个问题。和沈波一样,很多居民都对自己的小区是不是存在强辐射装置忐忑不安。据记者实地了解,周边的数个小区都安装了发射塔,高层建筑成为发射塔安装的“聚居地”。

  而处在风暴眼中的嘉华国际7号楼,成为了当地居民关注的焦点。“因为这件事情的进程,意味着一个事情解决的方向。”当地居民戴李超表示。

  嘉华国际业主要求维权 “这房子风水不好”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这几年工作特别辛苦,才很容易头晕疲劳。”居住在嘉华国际7幢的居民王玉秋,从去年入住嘉华国际后,全身出现异常现象,因为她在医院工作,所以对自身的身体健康特别关注。后来,她找了放射科的同事帮忙做了检查,没有发现头部有什么异常现象。再后来,她又去做了化验,也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现象,但是头还是很晕,甚至一度罹患忧郁症。“有一段时间,都感觉自己都不大想活了,人特别容易烦。”后来,在吃西药无助的情况下,她寻求中医的帮助,服药后虽然有一定的效果,但病情总不能完全消退,后来更是一度出现了反复。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原本陌生的居民在楼道上打打招呼,彼此也就有些熟识了。今年夏天,乘着习习谅风,嘉华国际的居民们围在一起聊起了天,那段时间,他们彼此知道了原来7号楼里的很多人都得了头晕的毛病。

  肖金秀2006年产下了一个健康的孩子,因为家庭条件比较充裕,入住7号楼后,原本打算在今年再生一个孩子,但是孩子在三个月的时候就流产了。“当时是4月份了,我的饮食、作息时间等都很正常。可是孩子没有胎心了,当时医生也检查不出是为什么。”

  1986年出生的孙瑶玲则在入住7号楼后一度出现严重失眠。而她的母亲则比她更加严重,大约花了3000块钱的“乳之宝”才能勉强入睡,而回到离德清不远的长兴老家后,睡眠开始恢复正常了。和孙瑶玲的母亲一样,居民李建琴同样要靠一种叫“脑解蛋白”的药物提神。为了让自己的身体好一点,她开始天天锻炼,但收效甚微。在这层楼上,很多人都莫名其妙地相继患病。

  好事的居民开始认为,这幢楼一定是风水不好。一些老年人还从此开始找风水先生为自己摆阵,以此躲避灾难。就在这时,居民们发现了一个秘密,越是靠近楼顶的人,症状更加明显,发病的几率也比较高。“症状最严重的王玉秋就是住在16楼的,难道楼顶有什么蹊跷?”

  “发射塔的安装经过我们同意了吗”

  令7号楼居民愤怒的是,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察觉到了楼底下的一个密室,而这个密室有一条线路是通到楼顶的。当居民们开始知道楼顶几个高耸的凸起物是联通的发射塔时,郁积在心里的种种情绪被点燃了,最后化为满腔的愤怒。

  7号楼里居住着一个电信公司的老员工,名叫王兴荣。他1971年就进入邮电系统工作,现在在当地的电信部门工作。当他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原先发生的那些病例是不是和这个事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呢?“如果对人体没有伤害,他们为什么要用东西包裹起来,这不是欲盖弥彰吗?”

  “为什么要安装在我们的楼顶,经过我们业主们的同意了吗?”而一些懂法律的业主,则开始从“公摊面积被租用却不经过业主同意”向开发商进行了声讨。“因为入住还没有满两年,不需要招标,我们现在的物业公司是开发商的下属企业,所以这个责任应该由开发商承担。”

  发射塔露出庐山真面目的日子是9月30日。7号楼的业主们开始讨论如何维权,这是风暴前短暂的沉默。10月2日,许多居民放弃出行计划,找到了嘉华国际的开发商——浙江中房。该公司的工程部负责人在接到居民投诉后,向业主代表当即表示,立即拆除该装置。

  但是令居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没过几天,联通的发射装置又开始合闸工作。业主们立刻报警,警方在了解情况后,当即要求联通公司拆除该装置。但是,罔顾居民的诉求和警方的要求,该装置还一直在使用当中。更让居民们愤怒的是,发射塔的电线是从他们卧室边上的墙里面延伸上去的。“难怪我们这里的女人这么容易头晕了。”

  业主维权遭打手的危险

  10月4日,在多方的调解下,联通和业主方达成协议,在10月9日前关闭该设施。但其后,据业主们回忆,德清中房的母公司——德信置业总公司总经理胡一平在和居民谈判的过程中竟然当众撕毁协议纸张。“当时他说和我们协议盖章,谁知道他来了这么一手。”当时在现场的业主们事后回忆说。之后,业主方和胡一平发生了矛盾,而胡则指使手下的马仔将三名女性业主打伤。此后,马仔们还先后多次殴打多名业主。“到目前为止,因为被殴打已经用掉了2万多块钱的医药费。由于照相机和摄像机被夺,很多资料都被他们销毁了。”此后,业主们还多次上访,并给当地县委书记和县长写信。

  业主们为了不让发射塔再次合闸工作,自发行动起来连续守夜,“基本上是24小时不间断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停止侵权行为。”说起彻夜值班“防贼”的事情,业主们显得很无奈。

  “发射塔的安装伤害了谁”

  发射塔安装事件发生后,德清中房的举动又一次伤害了7号楼的业主们。那么德清中房究竟为什么同意安装发射塔呢?

  对此,德清中房总经理孟建平说在接受鲲鹏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小区的发射塔装置是作为小区的基础设施为居民们安装的,如果对居民的健康造成了影响,他们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不在他们那个控制的范围之内。而至于和业主发生的冲突,他说相信公安部门的相关认定。在记者问及是否和联通公司签订租赁协议时,他选择拒绝回答。

  关于“发射塔是小区的相关配套设施”的说法,嘉华国际7号楼的业主们表示了强烈的反对。业主们认为,首先,7号楼位于整个小区的最外层,安装在那里明显不符合信号覆盖的原理。王兴荣认为,这个发射塔明显是针对周边地区的。“因为边上的信号都不是很好。”同时,业主们向记者出示了《购房合同》,关于配套设施的第11页和第17页上并没有涉及安装发射塔。业主们据此推断,发射塔是在他们入住后被秘密安装的。“如果对我们是有利的东西,他们合同上肯定会很明白地写着。现在合同上都没有,很明显,是房产公司和联通公司在暗箱操作。”有业主向记者透露,联通公司每年向中房支付数十万的租金。而这一说法却被中房公司客服部负责人矢口否认。

  发射塔拆除后,场地一片狼籍

  “配套设施”的说法同样得到了城建部门的否定。在业主们上访之后,该县城建局对信访事项进行了处理。《信访事项处理意见单》认为,发射装置属于“直放安装”设施,不需要经过城建部门的审批。这一说法对房产公司和联通公司一直声称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该局规划管理科的沈姓科长还告诉鲲鹏社记者,安装在户外的移动机房需要向城建部门进行审批,并且需要土地等相关要件,还需要图纸等设计要素。而这个,才能称之为一般意义上的“配套设施”。“他们这样一来省了很多事情,直接在我们这里安装就行了。”在得知这一信息后,嘉华国际7号楼的业主们表示。

  当记者提出要向德清联通方面的人提出采访时,该公司相关负责人选择了回避。而其上级——湖州联通分公司移动运维部门的丁姓经理在匆匆回答几个问题后以“接受采访需报总部批准方可”选择了回避。他只是向记者表示,他们的安装是符合相关环保评估程序的,并在安装前和中房公司签订了相关协议。德清环保局的相关人员告诉记者,关于辐射的环保评估的权限在省环保局,他们无权过问。不过,据记者了解,在业主们上访过程中,相关部门向业主迅速宣读了环保认定书,而在业主们需要书面材料后至今未交到业主手上。“为什么城建部门可以把书面材料出示给我们,而那张关于环保的认定书,却迟迟不肯交给我们呢?”业主们的心中都充满了巨大的疑问。

  “发射塔究竟害不害人”

  发射塔风波安装风波在很多人看来应该告一段落了。“拆除了之后对他们也没有伤害了。”但是对7号楼的全体居民而言,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第一,要把租金还给我们,我们受了一年多的辐射污染,而租金却被中房公司拿走了。第二,要出面向我们道歉,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忽悠我们,还把我们打伤了,这口气我们咽不下。第三,要赔偿我们的医药费,并保证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业主们的三点合理要求,在当下看来却困难重重。

  发射塔的安装害不害人,在这点上专家明显站在业主们一边。著名雷达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小谟认为,电磁辐射对人体健康的影响是肯定的,包括通信基站的电磁辐射也一样。而这种影响并不是短期内所能发现,但久而久之就会对身体造成严重的伤害。这种危害是多方面的,除了引发头晕头痛等症状外,还可能影响下一代,甚至产生畸形儿。

  记者还发现,最大的难点在于辐射装置的相关司法认定,如何赔偿的问题。据负责该事件的当地法律界人士介绍说,由于辐射污染属于“无形污染”,而发病的时间也并不能确定,所以在要求司法鉴定的时候就存在着很大的难题。居民楼上安装发射塔,必须符合《电磁辐射防护规定》和《环境电磁波卫生标准》的要求。其中规定,电场强度要小于每米12伏,或功率密度小于每平方厘米40微瓦。

  在楼道内安装的机房那么,嘉华国际的楼顶发射塔究竟功率能达到多少呢?记者实地查看了发射塔,发现其安装的设备型号为华为生产的BTS3900。据一位不愿意具名的接近华为的电子商务人士介绍,这个发射塔在信号强的时候和信号弱的时候发射功率相差非常之大,但到底功率能达到多少,这个就要看检测结果,有专门的检测机构会进行功率的核算。“如果我们这里的运行功率没有达到伤害的标准,他们一定老早给我们看检测结果了。”这是业主们的共同心声。

  该法律界人士还认为,发射塔安装事件本身有没有对人体造成伤害姑且不论,但是嘉华国际开发商和联通公司在未征得居民同意时就安装发射塔这一事件本身就违法了《物权法》。由于楼上的面积属于公摊,该物权属于7号楼的全体业主,在安装前必须征得半数以上的业主同意方可实施。“如果人家跑到你家无缘无故安装一个东西,而且还可能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严重影响的,你会答应吗?”业主们要求开发商和联通公司设身处地地为他们考虑一下,并最终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那么,联通公司安装的发射塔到底符不符合相关的环保规定,中房和联通对业主的侵权能不能作出适当的赔偿?!鲲鹏通讯社将继续予以关注。(赵俊)

        鲲鹏社推出新闻线索报料平台 ../../feedback/ 新闻热线00852-30717788,登录平台或拨打热线电话,即可将您手中的新闻线索第一时间反馈。我们将第一时间派出记者调查事件、报道事实、揭开真相。)
当前位置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脚注信息
《记者调查》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