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自定模版
您好,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赶集网
广告位
全站搜索
文章详情
“脑白金里有金砖”广告欺诈案成立吗?
鲲鹏社   作者:鲲鹏社   2012-08-11 14:22:48    文字:【】【】【
      脑白金里有金砖,送礼就送脑白金”。大家也许还记得央视和各地方电视台、报纸广告上曾经大肆宣传过的这句广告词。如今,生产脑白金的厂家无锡健特药业和全国各地销售脑白金的药店却接到了累计500多次的起诉,消费者要求脑白金“停止欺诈性宣传,退一赔一或兑现金砖。”然而,财大气粗的“脑白金”似乎不怕这些官司,因为到目前为止消费者败诉的案例是二十多个,而胜诉的仅有一例。剩下的那些正在审理之中的几百起相同证据和诉讼请求的案件结果究竟会如何?目前还是未知数。

    “脑白金里有金砖”广告欺诈案成立吗?

     西安职业打假人孙安民告诉记者说,“二00七年十月十八日的确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好日子,这一天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深中法民一终字第1643号判决书认定:“脑白金里有金砖”系广告欺诈,应予双倍赔偿。驳回上诉人深圳市一致医药连锁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孙安民说,“这个判决来之不易,在国内500多起同类诉讼,20多起败诉的情况下,这次终审胜诉是有一定借鉴意义的。”

    北京消费者国内首次起诉“脑白金”获赔偿

     为庆祝脑白金销售过亿瓶,从2004年开始,“脑白金里有金砖,送礼就送脑白金”这个广告开播已经连续三年了。而这个宣传用语首次被消费者以“广告欺诈” 为由告上法庭的时间是2007年2月。北京的消费者赵先生2007年1月22日,在金象大药房看到 “脑白金”产品在销售,该产品在包装上标明“脑白金里有金砖,上海老凤祥特别打造的34克99.99金砖”。于是他当场掏138元购买了一盒脑白金产品。而2007年2月9日,在西城工商部门的主持下打开“脑白金”的包装时,赵先生却发现里面并没有包装上所提到的金砖,只是在说明书的一角标明“为庆祝脑白金销售过亿瓶,脑白金在包装内投放总计1100张金砖兑奖卡”等内容。

     赵先生认为,脑白金厂商的行为构成了欺诈,应该按照包装上的承诺给付他金砖一块。于是将销售脑白金的北京金象大药房和无锡健特药业一并告上法院,要求兑现给付包装上承诺中的34克金砖一块。据赵先生称,此案经法院主持调解后,商家给予了一次性赔偿,双方庭前和解了。

    一笔可观的“和解费”引发连锁反应   “脑白金”面临500多起诉讼

     坊间传说北京的消费者赵先生获得了厂家给予的一笔可观的“和解费”;国内众多的消费者、职业打假人于是也纷纷加入到索赔起诉的队伍里来。他们在全国各地大量收购问题脑白金,并集中起诉到了法院。
     西安的孙安民费了很大力气分别在四个法院累计起诉脑白金10多起。他说,法院不愿意立案,互相推诿,个别法官还主动为脑白金开脱,完全是有失公平。
天津职业打假人林枫代理消费者对脑白金的起诉案件也有22起,其中7个案子一审已经败诉。林枫说,“同样的产品、同样的案由,国内几百次的起诉,竟然只有1次终审胜诉。可见“脑白金”活动能量之大,法院之间适用法律伸缩性之大,是多么的不统一啊!”

    胜诉了!终于胜诉了!

     陈理峰是幸运的,他是国内500多起“脑白金里有金砖”欺诈索赔案中唯一一个获得二级法院审理胜诉的消费者。

     2007年4月15日,陈理峰到深圳市一致医药连锁有限公司桃园分店购买了脑白金胶囊口服液2盒,共计277.6元。该产品由珠海康奇有限公司出品、无锡健特药业有限公司制造。产品封面印有下述字样:上海老凤祥特别打造的99.99%金砖,脑白金里有金砖,价值5000元。此后,陈理峰打开产品包装,未发现有金砖,遂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被告的行为系欺诈,应予双倍赔偿。深圳市工商管理部门已就被告的上述销售行为立案调查,尚未作出处理结论。

     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认为,原告到被告处购买脑白金产品,双方依法成立消费服务关系。被告作为脑白金产品的销售者,负有向原告提供各项商品真实信息的法定义务,原告提交的脑白金包装印有“上海老凤祥特别打造的99.99%金砖,脑白金里有金砖,价值5000元”的字样,原告作为普通的消费者,凭借该项文字的表述内容,足以产生凭借其购买脑白金这一商品的行为而获得价值5000元金砖的可能性这一内心确信,但现有证据无从显示本案存在从被告所销售的脑白金商品中可以获取金砖的可能性,被告在没有金砖获取可能性的情形下,任其销售的商品标有“上海老凤祥特别打造的99.99%金砖,脑白金里有金砖,价值 5000元”的字样,被告故意告知上述虚假情况,致使原告作出了购买脑白金的错误意思表示,被告的行为应认定为欺诈,原告购买的商品价值为277.6元,其据此要求被告予以双倍赔偿555.2元,符合法律规定,予以准许。

     一审判决后,深圳市一致医药连锁有限公司不服,上诉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双方辩护和出具证据,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认定:被上诉人陈理峰购买的涉案产品是2007年3月3日生产的。上诉人深圳市一致医药连锁有限公司在二审调查时称,有中奖可能的产品是2006年12月以前生产并经过公证的脑白金,被上诉人购买的产品是2007年3月3日生产的,没有中奖的可能,里面肯定没有金砖。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告叫屈:法院判决书中为何“遗漏”了庭审时我出具的书面证据等细节

     孙安民告诉记者说,“我在四个法院累计起诉脑白金广告欺诈10余起,目前2个案子一审已经败诉,我正在进行二审上诉。”

     2007年5月15日,孙安民在陕西老百姓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小寨店发现由无锡健特药业有限公司制造的价值118元的脑白金,该商品包装精美,在内外包装盒右下角均有醒目的彩色图案和文字提示“脑白金里有金砖”,该图案还特别标明该金砖系“上海老凤祥特别打造的99.99%金砖”和“价值5000元”等文字。当时感到十分惊喜,当即购买了1盒并索取了发票。可是买回家以后,打开包装盒后也没有发现金砖。

     原告孙安民向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起诉说:我交清了货款,对方也出具了合法的票据,买卖关系和合同已经确立,陕西老百姓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小寨店和脑白金生产厂家无锡健特药业有限公司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应当履行合同兑现其承诺的上海老凤祥特别打造的99.99%金砖价值5000元给我。

     被告无锡健特药业有限公司则辩称:脑白金外包装上“脑白金里有金砖”是有奖销售的宣传口号,且已经经过了无锡市公证处的公证,证明了脑白金活动的真实性及有效性。原告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脑白金价值是100元左右,根据普通人的理解能力,不可能造成每一盒脑白金里有金砖的误解,应该可以看出是一种有奖销售的活动,是否中奖,不能由购买人完全控制,公司销售脑白金属于商业行为,双方之间属于一种买卖合同关系,当事人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履行各自义务,原告以百元价款就想得到价值千元的金砖是不现实的,也违背了合同法的基本原则。

记者在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2007)雁民二初字第758号判决书上看到:该法院将胜诉理由完全倾向于被告的辩解,并详细列举了被告提供的系列书面证据。对于原告的诉讼理由只是一带而过,记者在判决书上没有看到原告在庭审中提供过什么书面证据。

     孙安民气愤地说,“这是一起非常荒唐的判决,法官对于我提供的书面证据不予理睬,不予记录,更不予认定,凡是对被告不利的证据这个判决书上都“遗漏”了。我的律师支持我继续上告,一定要讨个说法出来!”

    一样的案情为啥会出现不一样的判决结果?

     幸运的陈理峰胜诉了,而像孙安民这样初审法院连辩解机会都不给就败诉的消费者已有20多个,他们还在上诉中!另外那400多个还在诉讼进程中的案子究竟会命运如何?一样的案情为啥会出现两种完全不同的判决结果呢?究竟是谁错了?

     孙安民告诉记者说,“陈理峰在深圳胜诉的关键因素是:被告无锡健特药业有限公司提供的公证书仅能证明2006年12月12日、13日、23日、24日生产的部分产品有获得金砖的可能。而陈理峰购买的脑白金生产日期是2007年3月3日,也就是说2007年1月1日以后生产的脑白金根本没有中奖的可能,在没有中奖可能的产品外包装上标注“脑白金里有金砖”是非常明显的欺诈行为,理应退一赔一。”

     孙安民的代理人陕西一叶律师事务所司坤明律师告诉记者说,“原告孙安民在购买商品脑白金时,看到脑白金外包装盒上有三处文字具体明确的写着“脑白金里有金砖”的字样,孙耽心有诈,曾往返店内外三次观察并没有发现其他的“说明”,孙安民感到脑白金是国内名牌企业不可能骗人就买了一盒。脑白金包装盒上的文字给原告第一感觉就是被告在“卖脑白金送金砖”回报社会。被告却当庭作伪证说销售点有所谓的“有奖活动细则”和“公示”。经审判长当庭询问,陕西老百姓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小寨店坦然承认:现场没有以任何方式告知原告这是一次抽奖式有奖销售,也没有接到厂家搞什么活动的细则。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原告很幸运的购买到一盒脑白金,打开后才发现这是个骗局:孙安民打开包装后,发现其中“背景资料”里有“脑白金里有金砖活动”说明。具体文字是:“为庆祝脑白金销售过亿瓶,连续五年荣获全国同类产品销量冠军,在上海市公证处的全程监督下,脑白金在包装内投放总计1100块金砖兑奖卡。带有金砖兑奖卡的脑白金已在全国各省市同时销售。”除此再无其他文字解释。

     司坤明律师说:“即便是举办有奖销售活动,被告也只能在经过公证确实投放过金砖兑奖卡那天出品的脑白金产品外包装上,明示其所设奖的种类、中奖概率、奖金金额、兑奖时间、方式等事项,而不应该在根本没有任何中奖可能的产品上宣传“脑白金里有金砖”,而孙安民购买的脑白金生产日期是2007年1月7日。”

     记者获悉,关于“脑白金里有金砖”涉嫌虚假广告宣传欺诈消费者的事情河南省南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07年6月18日曾经对销售脑白金的南阳市仲景百信医药有限公司罚款10000元,责令改正违法行为。

     另外,浙江金华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在答复吴泽西的举报时也明确指出:脑白金外包装盒上标明“脑白金里有金砖”,但未对该广告语做任何说明。事实上正在销售的脑白金并不是全部都有金砖,只有部分脑白金里有金砖,我局认为上述行为已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九条所称的对商品允诺有表示的,应当清楚明白的规定。

     孙安民气愤地告诉记者,“据我所知,包括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在内的国内众多法院之所以判决消费者败诉,主要是参照了被告脑白金生产厂家提供给法院的一份河南郑州某法院的同类案件判决书,很多不同城市相同案件的败诉判决竟然连判决语言都惊人的一致。”

     孙安民平息了一下激动的情绪,又满怀期望地对记者说。“好在河南省南阳市工商局、浙江省金华市工商局、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都已经正义地支持了消费者的主张。我将和全国各地500多起脑白金诉讼案的朋友们一起期待着二审能够胜诉,期待着人民的法院能够还人民以公道!”

    (鲲鹏社推出新闻线索报料平台 ../../feedback/ 新闻热线00852-30717788,登录平台或拨打热线电话,即可将您手中的新闻线索第一时间反馈。我们将第一时间派出记者调查事件、报道事实、揭开真相。)

当前位置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脚注信息
《记者调查》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