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自定模版
您好,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赶集网
广告位
全站搜索
文章详情
山东交通职业学院院长狂言:有事别找我去找胡锦涛
鲲鹏社   作者:徐超 李菲   2012-08-11 16:15:49    文字:【】【】【
摘要: “你别来找我了,你要找去中纪委,去找胡锦涛。” 山东交通职业学院院长陈留彬无情地拒绝了该院原教师张健的妻子杜爱莲要求对亡夫给予报销医药费的请求。

       “你别来找我了,你要找去中纪委,去找胡锦涛。”

    “你是院长,我不来找你,我找谁?”

    山东交通职业学院原教师张健的妻子杜爱莲给记者提供了以上谈话录音,这是该院院长陈留彬对她的“答复”。

    2011年4月27日,因山东交通职业学院卫生室涉嫌非法行医,护士错误用药,引起肾病复发病情加重后,张健不幸去世。弥留之际,他戴着氧气罩,以仅有的力气,歪歪扭扭地写下“希望学院领导帮忙照顾孩子”的遗言。然而,“遗嘱”并没有生效。张健生前未曾料到,该院几百名教职工及合同工竟然无社会保险,治疗费用因此无法正常报销。他看病留下的一大笔债务,让妻子杜爱莲陷入困境。

    护士私改医嘱   患者肾病复发而亡

    2010年1月14日,张健因呕吐、恶心在妻子杜爱莲陪同下到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就诊。诊断结果为胃炎。因十天之前,张健曾做过肝功、肾功等多项检验,化验结果显示:张健肾功能不全,患有肾病。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医生了解情况以后,给张健开了治疗胃病的药,且用药对肾脏没有副作用。

    据杜爱莲介绍,由于考虑到打针的方便,在征求附属医院医生同意的情况下,张健夫妇决定在本校的卫生室按照医生的处方进行打针治疗。然而,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治疗一周时间,张健非但无好转迹象反而病情加重,出现行走不便、全身长红疹、耳鸣、听力减退等症状。

    2010年2月1日,张健再次入住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入院记录上写道,门诊前给予静滴奥美拉唑、补液等药物治疗。后患者回到当地诊所继续静滴上述药物,并加用庆大霉素等药物一周后,恶心、呕吐等症状减轻,全身出现皮疹、伴瘙痒。

    直到此时,妻子杜爱莲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杜爱莲回忆起当时学校卫生室的护士贾琳,她拿着医生的处方,边看边说,“这里还没有这种药呢”。难道贾琳私自更改了医生处方?

    

             山东交通职业学院无证医务室,每天出入的学生,安全在哪儿?

    “为什么卫生室要给他打庆大霉素?”面对附属医院医生的质问,杜爱莲无以言对。记者查询相关药典,庆大霉素的毒理具有肾毒性和耳毒性,由于庆大霉素在体内不代谢,主要经尿排出,因此肾功能减退的患者可能引起药物积聚达中毒浓度。张健,5年肾功能不全,庆大霉素对于肾病患者更是属于禁用药品,每天24万单位大剂量的庆大霉素治疗导致张健肾病加重,他的噩梦由此开始,他没想到,最终因肾病而离世。

    事后,杜爱莲找到贾琳,贾琳承认由于疏忽给张健注射庆大霉素的事实。从杜爱莲给记者提供的录音得知,校方根本没有同贾琳就张健注射庆大霉素一事进行沟通,也未对其作任何处罚,“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学院私设“黑诊所”   师生生命堪忧

    山东交通职业学院分为南北两个校区,分别有两个卫生室。据杜爱莲介绍,南校区没有医疗机构许可证,存在非法行医的嫌疑,为探究竟,记者走访了学校所在地的卫生局。

    2011年12月7日,记者在潍坊市寒亭区卫生局了解到,山东交通职业学院卫生室“医疗机构许可证”的其法人代表为陈留彬(该院院长),主要负责人是赵学英。卫生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负责档案的人不在,并表示“卫生室贾琳仅为护士,没有医师资格证,没有更改处方的权利。”

    坊子区卫生局医政科王科长告诉记者,南校区卫生室没有备案,卫生局刚刚接到了学院卫生室的申请报告,得以纳入审核范围,至今没有批示下来。

    然而,事实上,学生与教职工搬到南校区已经有几年时间了。

    另外,记者了解到,由于山东交通职业学院未给教职工参保,所以就诊规定:职工如身体不适先到学院医务室就诊,需要去大型医院就诊者,须经学院医务室负责人同意由患者填写住院申请表,经学院领导审批后,方可入院治疗。由此来看,学院卫生室的地位举足轻重,更担负着全校学生与教职工生命安全的责任。

    记者来到医务室,看到一个女生的脚崴了,潘医生问下情况后给开了药方。短短二十分钟,不下十个学生到医务室。一天下来会有多少人来医务室就诊,就可想而知了。

    很难想象到,记者所在的医务室是一个“黑诊所”。医务室非法行医,师生的生命安全问题被随意践踏。学院为何在几年的时间内没有申请医疗机构许可证,着实让人费解。学院管理频现漏洞,不难理解护士私改医嘱导致患者病情复发的现状,让人不由得生出一身冷汗。

    职工未入医保   医疗费自行报销标准惹质疑

    学院卫生室护士非法私改医嘱,张健肾病复发。一家人四处借钱,最终未能挽救张健的生命。张健离世,杜爱莲的心情尚未平静,所面临的困境更加雪上加霜。医疗费用共计30余万,学校已经报销约15万,剩余所的花费无人问津。

    据学校内部人员介绍,学校曾召开教职工代表大会就保险事宜进行讨论,不知缘由,却最终未能如愿。“学校几年前曾经入过保险,后来终止了。续缴保险费用需要2000多万,可能学校嫌数额太大,最后不了了之。因为学校没有为几百名教职工续缴社保,导致张健的治疗费用无法正常报销,”杜爱莲如此对记者说。

    像张健这种情况,遇到重大疾病,所遭受的损失不是一个普通教职工家庭能够承受得起的。学院教职工抱怨纷纷。山东交通职业学院为何不入社会保险,由于校方的回避,记者无法得到官方说法。

    那么,山东交通职业学院如何报销教职工的医疗费用呢?杜爱莲给记者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山东交通职业学院职工公费医疗管理暂行办法》(鲁交职院【2009】67号),自2010年1月起执行。学院按定点医院(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非定点医院报销标准和报销比例予以报销。在定点医院的医疗费,其报销数额低于学院职工上年度平均工资4倍的,个人承担10%,学院报销90%;在4倍以上低于15万元的,个人承担20%,学院报销80%;超过15万元的,学院另行研究报销比例。在非定点医院治疗的医疗费由个人承担50%,学院报销50%。

    按照此标准,张健应该报销多少医疗费?杜爱莲并没有从校方得到正面答复。院长陈留彬称“这个标准早已经不予执行”,却无法拿出新的执行标准文件。

    学校公费医疗自行执行标准的合法性遭到质疑。山东交通职业学院不入社保的问题,已经广为诟病。杜爱莲说,凡遇到特大疾病的教职工家属大都与校领导因医疗费报销问题导致关系恶化,教职工往往“敢怒而不敢言”!

    山东交通职业学院欠缴社保或将面临巨额罚单

   
社会保险是指国家通过强制征集专门资金用于保障劳动者在丧失劳动机会或劳动能力的基本生活需求的一种物质帮助制度,它是社会保障的核心内容。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必须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它由养老、失业、工伤、医疗、生育五大块组成。

    国家硬性规定,医疗保险具有社会保险的强制性、互济性、社会性等基本特征。因此,医疗保险制度通常由国家立法,强制实施,建立基金制度,费用由用人单位和个人共同缴纳,医疗保险费由医疗保险机构支付,以解决劳动者因患病或受伤害带来的医疗风险。

    社会保险必须缴纳,针对杜爱莲反映的情况,记者来到潍坊市劳动和社会保障信息中心进行采访。机关单位保险科业务科员刘永法查阅资料后告诉记者,山东交通职业学院属省直单位,并没有参保,这是一种极为不正常的现象。

    赵荣烈律师告诉记者,由于山东交通职业学院没有为张健办理医疗保险,致使张健的医疗费用不能向社保部门报销其应当可以享受的医保待遇,这一后果完全是山东交通职业学院的过错造成的,学校有义务承担张健的医疗费用。

    山东省劳动厅政策研究处张处长告诉记者,省直的机关事业单位目前未启动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制度。对于2011年7月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由于各利益群体及政策协调问题,在全国范围内还未完全执行。

    而针对山东交通职业学院的医疗保险问题,张处长表示,医疗保险属地管理,而有些单位却钻政策的缝隙,打了一个“擦边球”。记者随即采访了潍坊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处秘书科科长宋军伟,他告诉记者,山东交通职业学院属省直单位,潍坊市没有管理权限,需投诉到山东省劳动厅劳动监察处。对于有管理权限的用人单位,宋科长表示,接到投诉后立刻进行调查,核实之后,按照相关规定作出处罚决定。

    自2011年7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正式实施。其中第八十六条规定:用人单位未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由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责令限期缴纳或者补足,并自欠缴之日起,按日加收万分之五的滞纳金;逾期仍不缴纳的,由有关行政部门处欠缴数额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

    据了解,山东交通职业学院陈留彬院长任职期间没有入社保。一个诺大的学校,竟然让教职工“裸奔”七八年之久,曾在省劳保厅工作深谙社保的陈留彬为何作此决定,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思考。是教职工的权利意识太淡薄、劳动监察部门的疏忽、还是政策空隙间的无奈沉默?无论何种原因,陈留彬作为学院和卫生室的法人代表,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院长口出狂言“有事别找我去找胡锦涛”

    杜爱莲因为丈夫医疗费用报销问题,已经找过陈留彬院长六次之多。如今她与陈院长的关系日益恶化。陈留彬更如同躲瘟疫一样,无故拖延,不予解决。在陈留彬眼里,报销15万已是天恩,杜爱莲的合理要求成为一种奢望、更成为一种无理索要。

    杜爱莲告诉记者,学校曾经为张健募捐三万余元,她特别感激。丈夫为学院勤勤恳恳工作二十余年,她不能理解,学院为何不能善始善终。令她心寒的是,自张健死后,学院领导不闻不问,从未主动询问孤儿寡母所遇到的困境。杜爱莲最后一次找到学院时,陈留彬更是态度恶劣、口出狂言,“你别来找我了,你要找去中纪委,去找胡锦涛”。

    

              陈留彬口出狂言,“你别来找我了,你要找去中纪委,去找胡锦涛”。

    记者了解到,陈留彬曾长期在山东省劳动保障厅工作,历任主任科员、副处长、省社会保险事业局副局长。由此看来,陈对社会保险甚为了解,既然如此,为何长期不参保?是明知故犯还是依仗权势、钻人情空档?如此狂妄的院长实为少见,不禁让人猜测他有多硬的后台。山东交通职业学院属省直单位,陈留彬作为厅级干部,无视国家法律法规,遇到问题态度恶劣、不予解决,竟然要让当事人去找胡锦涛?

    走法律程序、去信访办上访、找中纪委、直至陈院长口中的“找胡锦涛“,这是摆在杜爱莲面前的道路,这也是中国无数上访者的无奈选择。她会不会跟中国大多数上访者有着同样的命运?或被围追阻截、或被送往精神病院、还是不知所踪……
维权,已经成为她生存下去的一种手段。在中国和谐的大环境之下,一个个小人物正在为命运而四处奔波、到处碰壁。

    山东交通职业学院医务室涉嫌非法行医;在编人员及合同用工,未按照相关规定缴纳社保,自行公费医疗标准争议重重……

    然而,这些重大问题,在有关部门看来却异常“无奈”。“省直”两字竟然让《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如一纸空文!

    目前,当事人已经申请劳动仲裁,并就山东交通职业学院校医管理混乱问题诉诸法院。她的问题是否能够顺利解决?涉嫌渎职的陈留彬院长该作何姿态?鲲鹏社记者将继续予以关注。(记者 徐超 李菲 报道)

   (鲲鹏社推出新闻线索报料平台 ../../feedback/ 新闻热线00852-30717788,登录平台或拨打热线电话,即可将您手中的新闻线索第一时间反馈。我们将第一时间派出记者调查事件、报道事实、揭开真相。)

当前位置
本月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脚注信息
《记者调查》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