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自定模版
您好,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赶集网
广告位
全站搜索
文章详情
“20世纪特大冤案”或涉及安徽淮南众官员
记者调查杂志   作者:李菲 徐超   2013-02-18 13:44:21    文字:【】【】【
摘要:从1999年入狱至今,不断“申诉上访”,赵多扣诈骗案件在安徽省、市、区叁级法院的审理中,因“部分事实不清”数次被驳回重审。赵多扣说,“我本无罪,法院是不可能翻案的,因为牵扯太多人,牵扯高官;一旦翻案,后果他们担当不起。”
        他戴着“反腐”高帽、身披黑色长袍,辗转于北京市的大街小巷。“我就是一名游客、更是一个乞丐”。他见到有缘人,就会发放一份《尊严无价》的材料,内容涉及“皖淮特大冤案”!


        2011年赵多扣开着“上访车”开始反腐万里行征程,先后到合肥、南京、常州、上海等城市,揭露安徽淮南特大冤案及部分官员的腐败内幕。

        2013年,他向中纪委实名举报直接参与制造“皖淮特大冤案”腐败分子13人。为此,赵多扣成为了安徽省淮南市的重点关注对象。

        

       从1999年入狱至今,不断“申诉上访”,赵多扣诈骗案件在安徽省、市、区叁级法院的审理中,因“部分事实不清”数次被驳回重审。『诈骗案』经田家庵区人民法院、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最后又转回到田家庵区人民法院。赵多扣说,“这个案子又回到了十年前,转了一圈又一圈,根本转不出来……我本无罪,法院是不可能翻案的,因为牵扯太多人,牵扯高官;一旦翻案,后果他们担当不起。”
    
       祸起购房“协议书”   被逼撤诉  民事变刑事获刑十年
 
        祸端来源于1997年9月5日淮师附小与王海兰(赵多扣妻子)签订的一份购房“协议书”。

         记者看到,因乙方(王海兰)为该工程的顺利开工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和精力,甲方(淮师附小)以3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将本校新建的商品房最南侧底层叁间及二层叁间转让给乙方。
  
        1999年8月22日,因淮师附小未按协议要求将商品房转让,赵多扣及妻子在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起诉索要叁套门面房。该起民事纠纷案件由法院立案审查71天,送达开庭传票并决定于1999年11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然而,此案并没有如期开庭,至于为何停止审理,赵多扣及妻子并不知情。

        11月11日晚,赵多扣被抓。次日,淮南市田家庵区公安分局给田家庵区人民法院送达了一份“公函”称:赵多扣、王海兰涉嫌利用合同诈骗,已被我局刑事拘留。

        赵多扣被抓,其妻子王海兰受到威胁被逼撤诉。

        2000年11月6日,安徽省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认定被告人赵多扣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叁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

         赵多扣及辩护律师认为田家庵区人民法院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错误,行为并不构成犯罪,并上诉至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0年12月29日,中院作出刑事裁定:撤销区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发回区院重新审判。

         2001年4月24日,田家庵区人民法院再次下达刑事判决书:有期徒刑由十二年改判为十年。

         赵多扣再次上诉,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1年7月22日,作出刑事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场围绕购房协议的民事纠纷为何演变成诈骗叁套商品房、敲诈勒索的刑事案件呢?赵多扣百思不得其解,进入监狱之后,他委托妻子找律师复印法院的全部卷宗,开始学习法律法规,“我要亲自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立志要为自己翻案!

        赵多扣告诉记者,在法院卷宗中,他竟然发现报案人的9份自相矛盾的证据均被法庭采信,更令他想不到的是,开庭卷宗里一直隐藏着30份事实证据,全案物证、书证都未当庭出示、辨认和质证。

        法院隐匿30份证据不质证???

         赵多扣的辩护律师始终对他作“无罪辩护”,而令赵多扣不解的是,辩护律师提供的“铁证”始终没有得到法院的采信,判决书中也“只字未提”。赵多扣说,“法院故意隐匿30份证据,采信校方提交的9份自相矛盾的虚假证据!并且这些证据都没有在法庭审理过程中出示、质证。”

        而对于法院的判决,赵多扣质疑:淮师附小控告我敲诈勒索校方两万元,那些钱是我通过关系帮学校向建委申请有关手续,办成以后应得的报酬。已经过去一年了,足以证明该笔款项是学校当时同意的合法支出。为啥学校当时不立即报警说我敲诈,却在一年后,我起诉校方要求履行“购房协议”之时才报警???校方的证据自我矛盾,明显是有人故意授权、安排校方在做假证。

        对于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裁定”,赵多扣认为“混乱不清”。他说,“公诉人未将任何一份证据当庭出示让我辨认、质证;而主审法官对法庭调查中举证、质证存在的违法现象装糊涂不予指出。”

         面对卷宗材料,赵多扣悲喜交加,从此他走上了服法不认罪的改造道路,在近八年(减刑2年)的时间里,用血泪书写出了一份约十万字《控诉状》,赵多扣说,“我所说的事实证据,充分证实了经办此案的司法审判人员们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的罪行。”

      

       八年审理七次、4次公开审判    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却维持原判

         淮南市中院的终审裁定,让赵多扣无力喘息……

         2002年7月10日,由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对罪犯赵多扣『控告书』所反映问题的答复》;2004年由淮南市人民检察院作出的《刑事申诉审查结果通知书》,两份“文件”均表达出一个意思: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处理适当。

         然而,一份再审决定书给了赵多扣希望……

         2005年12月12日,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原裁定事实不清。决定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

         2006年5月30日,淮南中院进行公开审理。赵多扣要求所有证人必须出庭作证、要求媒体前来采访报道、要求对采信的证据进行公开举证、质证。

        这些要求,在审理当天都被“冷落”。开庭过后,赵多扣迟迟不见淮南中院的“再审刑事裁定书”,遂想自杀并写下遗书,“中院不可能判我无罪的,我死后,告诉家属,拼命往上告,还我一个清白!”

        中院在各种压力之下,迟到的“刑事裁定”竟然是:驳回申诉,维持本院2001年作出的刑事裁定。

        当接到这份刑事裁定时,他内心既平静又懊恼。赵多扣告诉记者,“平静是因为这种结果并不意外,懊恼是因为当庭审判人员并没有任何新的事实证据证明我有罪,若事实不清,不是应该宣判无罪吗?为何驳回申诉,维持原判?堂堂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为何如此儿戏?”

         赵多扣的疑问无人解答。

          2007年11月12日,刑满出狱。“牢不能就这么坐得不明不白!”

          随后,赵多扣同家属一起进北京申诉上访。

         又经过了2年半的不懈努力。2010年4月2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下达再审决定书,认为:原裁定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案符合法律规定的再审条件。指令淮南中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再审。

          赵多扣控诉法院不公   案件变为『烫手山芋』 

         赵多扣给记者提供了一份《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认为原生效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部分不清”
         撤销本院2006年刑事裁定

         撤销本院2001年刑事裁定

         撤销田家庵区人民法院2001年刑事判决

         发回田家庵区人民法院重审。

         此次淮南中院撤销的叁次裁定及判决,均为“裁定判决赵多扣犯诈骗罪及敲诈勒索罪的法律文书”。此次颠覆性判决,是否意味着赵多扣无罪呢?

         山东衡明律师事务所赵荣烈律师告诉记者:根据《行政诉讼法》,人民法院对具体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撤销判决(1) 主要证据不足(2)适用法律、法规错误(3)违反法律程序(4)超越职权;(5)滥用职权。淮南市中院的此次撤销,说明撤销后的叁份法律文书已经失去法律效力,同时说明之前的判决是错误的,照目前情况而言,赵多扣的八年牢白坐了!

         2012年5月8日,田家庵区人民法院出具刑事裁定书,因原审被告人赵多扣外出康复治疗,致使案件在较长时间内无法继续审理。裁定如下:本案中止审理。

         从1999年至2012年,13年的申诉上访,虽然认定赵多扣有罪的判决及裁定均被淮南市中院撤销,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没有任何结果。

        赵荣烈律师告诉鲲鹏社记者,赵多扣是否有罪还处于待定状态。以“外出康复治疗”为由,作出“中止审理”的判决,是否仅为一个幌子?

        谁是这起疑案、 “冤案”的始作俑者?  谁该被问刑责?

       
        “部分事实不清”在赵多扣案件中,已经出现多次,然而究竟是哪一部分事实不清呢?为何事实不清?区法院、市院、省高院都没有针对这一“裁定”作出有力解释。

        赵多扣近乎绝望地告诉鲲鹏社记者,“当初判我十年有期徒刑的审判长孙斌,如今已经成为该院副院长,分管审判监督庭。再审、翻案比登天都难呀!!!” 。

        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如期开庭审理。赵多扣依旧提出之前的要求:准许记者到庭采访报道,必须让全案证人都出庭作证,必须将全案证据当庭举证、质证。

        然而,『现实』再次给了赵多扣一巴掌,“开庭当天没有任何证人,小小的法庭上20多个座位坐满了法警。”

       “现在我的案件已经变成烫手山芋”,赵多扣自嘲:“在淮南是不可能翻案的,原淮南中院院长黄爱华已经成为市政法委书记,若改判我无罪,要牵扯多少人?没人有这个胆量!”

        让赵多扣始终不明白的是,“为何安徽省高院不安排其他法院或直接由省高院来审理这么大的冤案?为何避不开淮南市中院与田家庵区人民法院?”

         赵多扣的案件,如同进入泥潭一般,越陷越深。

         他告诉记者,“其实我也很怕,我怕十几年前的悲剧会再次重演……”

         “2月16日,一辆包面车跟随我半天,想借机绑架我,被我及时发现以后,连人、带车一起送进了派出所,目前还没最新进展。他们可能想杀人、灭口,只有我彻底消失了,他们才能睡个安稳觉。”
 
          赵多扣蒙冤入狱、申诉上访多年没有结果,原本幸福美满的小康家庭如今倾家荡产,合法财产全部被非法侵占,直到今日连一处栖身之地都没有。

         赵多扣案件究竟是民事纠纷案还是刑事案件?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认定。“冤假错案”不能一错再错!在媒体的监督之下,全案证人到庭参加举证、质证,案件也许才能“水落石出”!如果赵多扣无罪,那么相关责任人将会面临刑事责任!

        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故意拖延,不予再审、宣判。让13年的疑案悬而未决,堪称天下奇闻。新上任的院长张玉顶拒绝就记者提出的质疑作出回应,令案情、内幕更加扑朔迷离。

         号称“20世纪头号冤案”的赵多扣案件,最终会如何收场?哪些人将被问责?鲲鹏社记者将继续关注。(记者 李菲  徐超)


关注记者调查,看独家好新闻。


求助、维权、爆料微信:717266141

邮箱:717266141@qq.com

当前位置
本月热点文章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脚注信息
《记者调查》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