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自定模版
您好,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赶集网
广告位
全站搜索
文章详情
连云港海宁禅寺“花和尚”风波调查
《记者调查》杂志   作者:李菲   2013-04-09 01:59:00    文字:【】【】【
摘要:“喝的是汤沟酒,吃的是山珍海味,最后还加了一碗大和尚昌鉴最爱吃的猪头肉”。为庆祝海宁禅寺方丈昌鉴被增补为江苏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一职,该寺在一个位置偏僻的海鲜酒楼宴请有关领导。
        “我们是公安局的,请快给我们准备一桌。”
       这个电话是连云港花果山海宁禅寺的袁道生打来的。该寺方丈昌鉴大和尚为了庆祝自己增补为江苏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在一个位置偏僻的海鲜酒楼准备宴请有关领导。此时的昌鉴穿着便衣,以“老板”自称。
       “喝的是汤沟酒,吃的是山珍海味,最后还加了一碗昌鉴最爱吃的猪头肉”,“只要一说是公安局来的,海鲜酒楼的老板就知道是昌鉴,会提前留一个包厢”。
        喝酒、吃肉、赌博、玩女人、诈骗信徒捐赠的善款⋯⋯,这个“花和尚”可谓样样在行。


                                                                         绘画/靳文泉

       在远近闻名的江苏省连云港市花果山风景区,坐落着海宁禅寺建筑群,特别是每年的正月初一、十五,上了年纪的新浦居士们排队上香,来佛门净地求得新年吉祥、平安。
       2013年初春,春意萌动,海宁禅寺及方丈昌鉴却面临厄运。“大和尚昌鉴骗取水晶观音功德款158万元、喝酒、吃肉、包养多名情人……”,这些指控如同一颗重磅炸弹,砸在了海宁禅寺方丈的头上。随着大和尚昌鉴丑闻逐渐曝光,千年古寺的宁静被彻底打破。

       昌鉴,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袁庄镇朱庄村四组,原名陆风霄。昌鉴所生之地,也是出和尚的地方,四组村民三十余户,约半数出家为僧,而当地人对和尚的评价并不高。
       步入空门近30年,自1993年起昌鉴历任连云港花果山海宁禅寺监院、住持、方丈,现任江苏省佛教协会副会长、连云港市政协委员。

             

                                                                     连云港花果山海宁禅寺方丈昌鉴

       2010年,曾在海宁禅寺工作数年的丁缘生(化名)愤然离寺,由他撰写的《我在海宁禅寺六年》揭开了另类寺庙生活的秘密。丁缘生离开海宁禅寺之时,将这份材料递交给连云港市佛教协会,引起一阵骚动,却始终无法撼动大和尚昌鉴的“统治”地位。
       自2008年至今,不断有知情人向江苏省、连云港市佛教协会、宗教局投寄举报信,为何仅仅以“谈话教育”草草收场?甚至传出其监管部门宗教局“只要昌鉴不反党反政府,其他的事情都不会追究”的言论。
       众怒难平,昌鉴丑闻给江苏佛教蒙上了一层阴影。各种猜测与质疑,让海宁禅寺及大和尚昌鉴陷入泥潭。看似风平浪静的海宁禅寺,或将面临 “洗牌”。
       “阿弥陀佛”的背后究竟掩盖着什么秘密呢?

       和尚们的另类生活

       海宁禅寺,这里住着17名僧人。修缮中的大雄宝殿因拖欠工程款早已停工,不少殿堂的门还关着,有个小和尚在念着经文。大雄宝殿修缮款的筹集,对海宁禅寺来说是一个大难题。
       寺院里有三代僧人。方丈昌鉴、徒弟、徒孙。他们做早晚课、念经文、吃斋饭,各司其职。他们穿着僧衣,念着“阿弥陀佛”。基本上每个大殿都摆放着“功德箱”,小和尚说,“在寺庙内一切都讲求随缘”。在外人看来,海宁禅寺是宁静安详之地。然而,在“圈内人”的眼里,海宁禅寺和尚们却“暗度陈仓”。
       丁缘生说,“无论你以前多么信仰佛教,一旦走进他们的圈子,你可能什么都不会信了”。“家拥娇妻爱子,外有情人姘妇,他们进赌场、泡小姐、买豪宅、驾轿车、入股……”一些与和尚沾不上边儿的词汇,却开始与昌鉴牵扯不清。
       “他们戴上假发,酒肉穿肠过,‘清规戒律’早已抛掷脑后……”花果山风景区的游客们笑着说道。

                              

                                         脱掉袈裟的大和尚昌鉴在席间推杯问盏,据说很喜欢吃猪头肉。

       风景区开小店的店主跟记者聊起了寺庙的和尚,“这里的和尚没有真正修行的,真寺庙假和尚,他们每月有工资,有老婆孩子,都是昌鉴一个人说了算。”
       “他们在寺院里漫步细语、恭敬有礼、阿弥陀佛,一派君子风度;可一离开寺院,西装革履、昂首挺胸、大腹便便、好一个老板豪绅架势”,这是丁缘生笔下海宁禅寺和尚们的真实写照。
       “出家人不打诳语”一说,人尽皆知。和尚隐瞒自己的出生、学历、婚姻、家庭、伪造简历,甚至在寺院里以玩女人为荣,无荤不下饭,这都是不公开的秘密。和昌鉴出家前在1个村里长大的丁缘生告诉记者,海宁禅寺方丈昌鉴学历实为小学四年级,高中学历系“造假”。
       曾在海宁禅寺的小和尚能五私自离庙、不知所踪,而五千元烧香款亦不知去向,多年后,这次事件在海宁禅寺不准再提。曾在寺庙的职工告诉鲲鹏社记者,烧香款被海杰、能五、海纹、能果等人下山嫖娼挥霍,每人每夜288元。而这种恶劣行为,仅仅以当事者“写检查、扣工资”了事。
       “如果把海宁禅寺比喻成一个小国家,那么昌鉴完全是一个土皇帝”,这海宁禅寺究竟是谁的?20年监院、方丈生涯,昌鉴建立了一种屹立不倒的威信。着实给了“主持每届任期三年,连任一般不超过三届”的《汉传佛教寺院住持任职办法》一记响亮的耳光。
       丁缘生说,“他们拉帮结派、打击异己,把寺院当成自己的家产,把亲属安排在寺院负责主要职务。据了解,海宁禅寺的僧人及职工流动频繁,知晓事情太多的人往往会被赶走。另外,在海宁禅寺任职的袁道生为昌鉴的姨夫、丁建为昌鉴岳父,寺院里的油漆保养及外售的蜡烛交给昌鉴的哥哥做,庙里的小店为昌鉴姨娘所开,而禅寺的几位僧人亦是昌鉴的亲属。除此之外,寺院的财务状况一塌糊涂。”
       人们最为关心的游客们的上香款、居士们的功德款都流向哪里了呢?
       按照《宗教事务条例》,宗教活动场所应当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报告财务收支情况或接收、使用捐赠情况,并以适当方式向信教公民明示、公布。海宁禅寺虽有“寺务会”却形同虚设,更谈不上什么民主,如今由长期住在寺庙里的“海鸿居士”把持。
       曾在寺庙的僧人告诉记者,海宁禅寺的财务被昌鉴视为个人私有财产。他给记者提供了几张借条收据,包括给情人的“赔偿费”、情人公司的业务周转费等多达几十万元。“方丈吃海鲜、进赌场、送红包、游山玩水……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而这些都由前任司机李和鹏和现任司机(昌鉴的表弟)经手,回寺后,由司机巧立名目,开一张支出证明,便能报销,而这个过程无人敢过问。会计的任务则是将昌鉴签字的票据进行整理,若不听话就会被换掉!即便监管部门对财务状况进行审计,那也是做了手脚的假账”。
       海宁禅寺俨然成为大和尚昌鉴谋取私利的工具,他购置多处私人房产(一处房产在南通市,三处在掘港镇,其中有一套别墅,户名为母亲刘银。),却拖欠近千万元寺院修缮工程款。

       “行话、暗语”

       昌鉴平常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便是“看经”。“看经”即打牌、赌博。寺院内斋堂四楼约有四平米的隐蔽房间,则是昌鉴的“私人牌室”,在这里,他们聚众赌博,最长时间达三天两夜。寺庙内“禁赌”也只是说说而已。
       或许,每一个行业都有独特的语言。在和尚界,他们的行话,大多是因身份特殊而不可直言的“暗语”,有些则被称为见不得人的黑话。
       喝酒  ————  潮浆儿
       吃肉  ————  潮脯儿
       抽烟  ————  吃草
       老婆  ————  妇士
       妓女  ————  得棍儿
       做爱  ————裁弯儿
       男生殖器————铁子
       说瞎话 ———— 炒头儿
       僧服  ————  傻儿服
       便服  ————  扣儿服
       傻子 ————  夹子或娑婆诃
       钱  ————    答子
      打牌 ————   看经

       据了解,在南来北往的僧人中,这些话对出家人来说是通用的,如果在庙里长住一段时间,可以随时随地听到这些话在耳边飘来飘去。
  
      “花和尚”昌鉴的情人们

       “大和尚昌鉴,你对他作何评价” ?
       “刚开始接触,他胖乎乎、憨态可掬的外表让人感觉很和善、有佛缘,其实这是一种假象。他学历并不高、说话无水准、对佛法研究浅薄;不甘寂寞、很高调,非常乐意同政府官员、女人打交道;个人生活作风乱,做事情绪化。”
       林琪(化名),人美心善,是一个很虔诚的佛教信仰者。如今提起大和尚昌鉴,在她心中,曾经得道高僧的形象瞬间崩塌,代之以“佛教败类”。
       是什么触动了虔诚信仰者的神经,让她无法忍受?
       因佛相识,林琪为海宁禅寺做了不少功德。从2011年林琪开始陆续收到大和尚昌鉴的求爱信息,躲不掉的骚扰开始蔓延。
        “自从昌鉴给我发求爱短息,我便开始对他产生厌恶,直到令人作呕。我只有躲,因为我怕他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可能毁掉我的前程,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最终都发生了……”
       林琪给鲲鹏社记者提供了部分她未删掉的昌鉴求爱短信,实为露骨。“有时昌鉴在外面赌博赢了钱,便会发很兴奋的信息给我。”,林告诉记者,大和尚昌鉴在疯狂追求她的同时,还与其他女人保持着不正当关系。

          

                                                           “花和尚”昌鉴和情人一起出游

       据了解,丁婧娴为昌鉴的原配妻子,两人育有一子。2002年11月,昌鉴为当海宁禅寺方丈,与丁婧娴签订离婚协议书。却被认为“假离婚”,因为离婚后两人时常同居,随后复婚,丁婧娴怀孕流产。
       2012年下半年,昌鉴事发,江苏省和连云港市佛教协会和宗教局,接连收到举报信。此时昌鉴颇为紧张,害怕被调查撤职,匆忙与丁婧娴再次办理离婚手续。因丁婧娴没有工作,无固定收入,昌鉴给予母子每月3000元的生活费用。
       在与其他女人交往中,昌鉴称自己没有家庭,并拿出2002年与丁婧娴的离婚证,证明“清白”。据爆料,昌鉴前后有十几名情妇:同乡黄美娟,上海居士郑晓春、陈梅菊、顾慧娟…,连云港殷晓娟、孟丽丽、薄东敏、范守梅、陈红…,徐州杨萍……年龄大都在30至50岁之间。

                          

                             当了近20年和尚的昌鉴,“出家”不离家。2002年为当海宁禅寺方丈才协议离婚。        

       而昌鉴一般采用何种手段获取众多女人的芳心?他的情人林琪告诉记者:这些女人或是虔诚的信众,或因为家庭破裂等因素,把“深谙”佛教的大和尚当作倾诉对象,昌鉴就抓住了女人的“软肋”;昌鉴许给女人及其诱人的承诺,而这些如同水中捞月;再加上昌鉴送戒指、项链等小礼物,结果沦为昌鉴的情妇。
       而他们“爱情”的保鲜期却只保持短短几个月、甚至几天。当情人发现昌鉴有家庭、或发现他同时跟其他女人保持关系后,便与昌鉴分道扬镳了;再者,得到这些女人之后昌鉴产生厌倦便依靠花果山的庇护,玩起了神秘失踪的游戏,电话拉黑名单避而不见。而这些女人们缴纳功德款,对昌鉴来说真可谓财色双收。
       “昌鉴”这个名字对连云港市梁如静(化名)来说,可憎可恨。知情人给记者提供了一份寺院会计海众(昌鉴的徒弟)同梁如静女士通话的录音材料:梁如静因与老大(昌鉴)发生关系、怀孕并意外流产,昌鉴大和尚却绝情寡义,连一个安慰的电话、短信都没有,如此绝情给梁带来了巨大的创伤!电话录音里显示:梁如静向海众提出,昌鉴必须在指定时间给其账户汇入一笔补偿款,不然就去宗教局长跪不起,举报昌鉴风流成性,破坏清规戒律,玩弄女性。 
       大和尚不止一次因为女人问题闹得满城风雨,近日,昌鉴同掘港实验中学女老师再次传出桃色新闻。知情人告诉记者,丁静娴将此事反映给校长后,昌鉴委托海鸿居士,给学校捐赠一万元,以平息此事。
       “他经常傍晚接女人到寺院去住,一早送走;或是出差时带出去住;或是开房间。与已婚妇女保持不正当关系,导致她们家庭破裂。”丁缘生告诉记者,昌鉴在圈儿内乱搞男女关系已经是出名了。昌鉴常常在赌博的时候,拿这些苟且之事作为炫耀的资本。

       观世音舍利子被指造假    

       皈依佛门,剃度为僧,作为一个出家人起码素食、僧衣、独身。昌鉴已经“受具足戒”,更要严守戒规。而对昌鉴有所了解的居士、寺庙职工,则对其颇为不满。丁缘生愤然离寺,亦对昌鉴的个人品行及道德问题颇有微词。
       “为扩建庙堂,买400斤盐,企图用盐水把古树弄死。”
       “偷改合同。因园林处合同丢失,昌鉴将风景区的团圆宫承包费每年10万改为一次性5万元移交给寺庙,性质恶劣。”
       “躲避百万债务,策划导演“闭关”闹剧,对外宣扬弘扬佛法,欺骗世人。”
       “争夺连云港市佛协会长,肆意拿掉海惠监院职务,使之受到排挤。”
       “稀世珍宝观音舍利子涉嫌造假;水晶观音的捐款者被昌鉴多骗158万元善款。”更让海宁禅寺的丑闻、争议不断⋯⋯
       海宁禅寺因镇寺之宝“观音舍利”“水晶观音”而名噪一时。两件宝贝供奉于寺院“自在天”。而这显然不是普通游客能够瞻仰得到的。小和尚说,“如果你足够幸运,赶上领导过来参观,等领导走了之后,跟看管的说一下,倒是可以进去一瞧。”
       所谓舍利子,佛教称释迦牟尼遗体焚烧之后结成珠状的东西,后来也称德行较高的和尚死后烧剩下的骨头,堪称佛界稀世珍宝。
       自“能宽”尼师圆寂,关于“舍利子”的传闻一直尘埃未定。2007年4月30日,连云港地方媒体纷纷报道,观世音舍利在海宁禅寺首次公开亮相,真身舍利子的诞生,无论对海宁禅寺还是连云港,都极具诱惑。
       能宽尼师,2006年11月20日14时58分圆寂,享年94岁,原系海州观音庵主持,1998年离开观音庵后长住海宁禅寺。11月28日上午,能宽尼师荼毗(梵文术语,意为“焚烧”)后,惊现舍利子18颗,其中一颗高约5厘米,酷似一尊观世音菩萨,无论是五官还是装束,均形象逼真、惟妙惟肖,特别是观音菩萨头像旁还有佛珠环绕,令人叹为观止。
       观世音舍利因此成为海宁禅寺的镇寺之宝。在僧人看来,实为可笑。曾在海宁禅寺工作的职工告诉记者,“能宽尼师项上一直佩戴着一串玻璃质地的佛珠和一只仿玉观音挂件,因遗体装缸火花,热量不足,导致两件物件未能完全融化,根本不是什么舍利子。况且民间、科学界、佛界一直对舍利子的存在持有争议。舍利子的成分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平常人火化都会化作一缕青烟,尸骨无存。而僧人的的骨头就烧不化呢?从常理上讲“缺乏科学依据”。
       舍利子的真假,寺院众人议论纷纷。2006年12月4日,昌鉴召开寺务会,要求大家思想保持一致、统一口径,对舍利子持怀疑态度的职工进行说服教育。
       观音舍利子真假风波未平,紧接着水晶观音功德款被骗取158万元事件又曝出丑闻。

                              

      水晶观音捐款被骗158万,捐赠人为何不追究?

       现保存在海宁禅寺的水晶观音,高1.82米,重480公斤,规格为自在观音。江苏省宗教事务局网站2011年3月23日报道说:由上海东邦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斌先生出资418万元人民币捐赠的水晶观音,供奉于花果山海宁禅寺自在天。
       水晶观音是昌鉴在东海水晶城“晶缘居”戴海亮处购买,蹊跷的是,戴海亮的小舅子焦志运(戴海亮妻子焦青霞的弟弟),以个人名义同海宁禅寺签订了买卖协议,更离奇的是,一份协议却有两个版本。两份《关于购买纯天然白色水晶观音协议》,内容一致,而价格却差了158万元。
       知情人告诉记者,“双方签订了两份协议,一份是260万,另外一份是418万,昌鉴拿着418万的合同,欺骗了刘斌,从中非法获利158万,因利益分配不均,戴海亮妻子焦青霞还与昌鉴起了争执” 。记者拨通戴海亮电话,他对水晶观音一事闭口不谈。
       价值达260万的水晶观音,焦志运同海宁禅寺签订协议,参与此事的僧人告诉记者,焦志运涉嫌偷税漏税,并将此情况举报给东海县税务局,目前税务稽查局正在调查中。
       记者调查得知:418万元购买水晶观音的善款由刘斌持有股份的扬州利豪置业发展有限公司转账给连云港海宁禅寺,并非上海东邦投资有限公司捐款,也非刘斌个人腰包捐款。刘斌还因此被海宁禅寺封为大护法。其涉嫌侵害到扬州利豪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其他股东的利益,捐款捞取菩萨对自己的“保佑”。
       记者曾分别致电扬州利豪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和上海东邦投资有限公司,询问刘斌是否知道自己被海宁禅寺昌鉴欺骗158万元善款?是否打算向海宁禅寺追回被骗的善款?扬州利豪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其他股东是否知道被骗取158万元?有何感想?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为止,刘斌一直没有表态!

             

                                        海宁禅寺大护法-刘斌先生在水晶观音开光庆典法会上讲话

       另人感到疑惑的是:作为一个公司投资人,商人。在知道自己公司被海宁禅寺额外骗取158万元善款的情况下,却无动于衷,不予追讨,看着公司其他股东的利益白白遭受损失???这一反常的行为,不由得不让人猜想:难道刘斌在被骗的158万元当中个人获得返利了吗???是真不知情,还是合谋骗取公司资产呢???

       关注:宗教局领导涉嫌渎职     “花和尚”会否继续行骗逍遥?

       据了解,昌鉴的违法违规行为反映了江苏省佛教界的普遍问题,和尚们吃荤喝酒已经见惯不怪,把僧人作为一种职业,接受居士的供养,经济方面只要对那些虔诚的居士说一些祝福话,就会得到红包,没有工作和生活的压力,所以去娱乐场所,按摩场所、嫖妓消费的大有人在。
       连云港市佛教协会秘书长李海祥告诉记者,“举报信的内容确有其事,至于是否处理,关键要看领导的意思,如果领导想要包庇的话,那谁也没有办法……”
        2012年3月14日,记者来到连云港市民族宗教局,宗教处处长鲁东红告诉记者,年底接到举报材料,目前此事正在调查之中,昌鉴虽然不是一个好人,但是目前没有证据可以对昌鉴作出处理意见!“取证太难了,很多人不配合我们工作……”,何时出调查结果?并无定论。
       鲲鹏社记者要求采访连云港市宗教局局长范江,被告知此案因在调查阶段,不方便接受采访。
       曾在寺庙的僧人告诉记者,2012年下半年,宗教局接到举报材料后,局长范江同昌鉴“谈话”,鲁东红处长并未否认此事。昌鉴遂于11月份跟妻子丁静娴再次离婚;而之后昌鉴更是口出狂言。种种迹象对宗教局的“调查”提出了质疑。更多言论指向宗教局不作为,疑纵容包庇大和尚昌鉴,涉嫌渎职。
       海宁禅寺方丈昌鉴曾任连云港市佛教协会会长,现任江苏省佛教协会增补副会长。或许这种千丝万缕的人情关系,让昌鉴得到了“地方保护”。深知内情的一位居士说,“佛法、寺院不应该成为这种败类的保护伞”。
       《宗教事务条例》及其他政策法规,对寺庙方丈、教职人员、寺庙财产等都有明确严格的规定。多年来,昌鉴因恶劣行为被屡次举报,却丝毫无法撼动其方丈地位。对于其中缘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佛界人士告诉记者,“宗教界内互相包庇,怕负面形象而缩小教徒的生存空间,缩短佛教的生命;宗教局的领导跟寺院的方丈多有经济往来,所以才出现这么多年不处理而且任其发展的结果。”
       
       就在本刊付印之前,鲲鹏社记者得到最新消息:昌鉴压力巨大,已经辞去连云港市佛教协会会长一职。连云港市宗教局已经将有关材料报送江苏省佛教协会。江苏省佛教协会对于副会长昌鉴的违法、犯戒行为会作何处理呢?连云港政协常委会对于委员昌鉴的恶劣行为又会有何反应呢?以及税务局、审计局、宗教局等部门是否会行动起来,进一步彻查海宁禅寺,彻查“花和尚”昌鉴,将其清出门户,该法办法办,该严惩严惩,早日还佛门清净呢? 记者将会继续跟踪报道!(记者  李菲)

       下面是海宁禅寺会计海众(昌鉴的徒弟)同梁如静女士(为保护隐私此处是化名)通话的录音:大和尚昌鉴与梁如静发生性关系,梁怀孕后意外流产。昌鉴对梁开始不闻不问,梁因爱生恨,要求昌鉴3日之内往其银行卡内汇入5000元补偿费。昌鉴为阻止丑事曝光,派海众当“说客”。


  (鲲鹏社推出新闻线索报料平台 ../../feedback/ 新闻热线00852-30717788,登录平台或拨打热线电话,即可将您手中的新闻线索第一时间反馈。我们将第一时间派出记者调查事件、报道事实、揭开真相。)
当前位置
本月热点文章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脚注信息
《记者调查》杂志 版权所有